侯铁男法官,愿天堂没有老赖,您可以好好休息
2017-02-27 15:43:53 |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 作者:段春山 朱丹钰 戴姣
  周五总是令人期待的,

  当我们收拾起一周的辛劳哼着愉悦的小调轻松准备回家与家人共度温馨周末时,

  有的人走出门了,

  却再也等不到他回家……

  2月24日上午,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侯铁男因长期劳累,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因公殉职,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享年57岁。

  侯铁男,1960年生,中共党员,生前任黑龙江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审判委员会委员,二级高级法官。他于1985年进入法院工作,历经刑事、审监、信访、执行等多个部门。自2013年担任黑龙江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以来,侯铁男带领全省法院执行干警在解决执行难工作中攻坚克难,不避艰险,敢于亮剑,取得突出成绩。

  在黑河中院就远程指挥监控系统建况及“点对点”查控系统建设情况进行专项督导

  作为执行局局长,他带领全省法院执行干警长期奋战在执行第一线,面对三年翻了一番的执行案件,面对挖空心思逃避执行的“老赖”,面对履行“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严承诺,他不畏艰险,事事亲历亲为,带头攻克执行难案,带头协调建立联合惩戒机制,带头研究推进执行信息系统全覆盖,率领龙江法院执行干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战绩。

  与干警讨论执行工作

  24日上午,侯铁男象往常一样,早早地走进了办公室,这是他多年来一直保持的习惯。在签批了四五份文件后,他召集执行局各庭室负责同志开会,听取推进执行警务化改革、加强装备建设情况汇报。会议进行不久,侯铁男就感身体不适,在服下几粒速效救心丸后坚持开会。同事们劝他休息一会儿,但他硬撑着把会开完才对同事说:“你们回去抓紧落实,我歇一会儿。”同事见他脸色苍白,不断渗出汗珠,坚持把他送到医院。路上,他仍在布置工作。到医院后,侯铁男陷入昏迷,11时50分,经抢救无效不幸因心脏病去世。

  “你们回去抓紧落实,我歇一会儿。”侯法官是真的累了……

  是我没有照顾好他啊!”妻子孙晓红泪如雨下。孙晓红说,侯铁男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她多次催促他到医院看一看,可他总是说等忙完这一段吧。身体难受了,他就到药店买点药服用,这一推就是好几年。

  “别人在休息,他在抓老赖;别人在睡觉,他在抓老赖;别人在过年,他还在抓老赖。他这是生生把自己累死的!”同事们评价他时泣不成声。

  法官工作难吗?

  难。

  法官之难,难在司法案件的复杂性,每一起案件都需要法官层层抽丝剥茧找出事实的真相作出最终的判断;法官之难,难在司法工作的重要性,每一起案件都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每一个案件结果都饱含人民群众的热烈期盼,容不得半点马虎与松懈,尤其是执行工作,更是千难万难。

  法官工作累吗?

  累。

  人民法院收案量节节攀升,2016年全国法院收案超过两千多万件,正是30万多名干警通过“白加黑”、“五加二”的辛苦努力,才保证了这天量的案件得到及时审结,让当事人受损害的权益及时得到弥补。

  法官工作苦吗?

  苦。

  全国许多法院都面临着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工作压力持续增加之苦。几乎每个案件都要开庭审理,白天开庭占用了大量时间,撰写法律文书只有下班后或周末,加班办案已经成为很多法院工作的常态。执行干警更加辛苦,他们几乎24小时处于备战状态,不论雾霾雨雪天气,还是假期周末时间,每一次集中执行,他们都是风雨无阻、全力以赴,全力保障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实现。

  法官工作险吗?

  险。

  法官应该是一个备受尊重的职业,人身危险本不应该是法官应该担忧的问题,但在人们遵守法律、尊重法治思想尚未完全确立的情况下,身处矛盾一线的法官们不得不直面恶意当事人的威胁、伤害,尤其是最近多起暴力事件表面,法官的人身保障已经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

  法官这么难、这么累、这么苦,甚至还有极大的人身危险,为什么还要坚守,还在用辛劳、汗水,甚至生命去维护法官的尊严?因为我们就是身披法袍的法官啊,我们曾向宪法宣誓,要维护民众权益,要守护社会正义,这许下的庄严承诺怎敢轻言放弃。

  没有人想把自己累死,侯法官也想停下来好好休息,可是民众的殷殷期待让他停不下脚步,早找到一个被执行人,早执行到位一起案件,就能早给民众一个交代。

  侯法官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了,可是却是以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式,我们多想他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又微笑着和全国法院干警奋战在司法第一线。

  侯法官走了,带着成功未竟的遗憾。他那尚未完成的使命,在我们所有法官的肩上,基本解决执行难,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法院人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刘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