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化审理 精细化服务
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专业化审判建设探访
2017-03-20 22:30:01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许聪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作为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庭长,卫峰的工作就是尽力去化解家庭的不幸。她所率领的团队近三年来裁判“家务事”1000余件,服判息诉率90%以上。

  卫峰所在的家事审判庭是宁陵县法院打造专业化审判的缩影。

  家事审判庭、医事审判庭、小额诉讼庭……宁陵县法院近年来逐渐走出了一条专业化审判的司法便民路。2017年1月,宁陵县法院获得“全国优秀法院”殊荣。

  留住家的温馨

  布艺沙发、茶几占据房屋中心,里面摆放着绿色植物。

  墙一侧的沙发上是神色有些疲惫的丈夫,另一侧墙沙发上是在隐隐啜泣的妻子,中间是在调解的法官。

  “他天天打游戏上网,有一次喝醉了还打我,而且还都不承认。”妻子许某哭道。

  “我哪有天天打游戏上网,而且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丈夫乔某辩解道。

  “就在上海那次,你喝醉了当你姐姐面打我,你姐姐就在旁边你都能不承认。”许某眼看双方又要吵起来,法官李文郁让乔某先去另外一个房间。待乔某出去后,李文郁和许某唠起了家常。

  从恋爱经历到结婚彩礼,从婆媳关系到孩子成长……许某逐渐放下了心结,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这是2月10日,记者在宁陵县家事法庭看到的一幕。

  谈起设立家事法庭的初衷,宁陵县法院院长王宏伟笑称是“形势所逼”。

  “宁陵县是国家级贫困县,经济不发达,家庭矛盾纠纷案件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王宏伟说,“而且,随着90后逐步进入适婚年龄,两个小年轻一言不合就闹离婚的案件时有发生。这种情况迫切需要专业化的团队去审理此类案件。”

  为此,2014年3月,该院抽调了4名经验丰富的女法官组成家事审判法庭。

  “相对而言,女同志心都比较细。”卫峰解释道,“家事庭的法官要求必须是35岁以上的已婚法官。”

  采访中,卫峰向记者展示了该庭设计的“夫妻情感测试题”。

  这套试题共30题,全部为选择题,每道题赋予了不同分值,内容涉及“是否有共同爱好”、“是否经常沟通”等夫妻生活中具体的事儿。

  “所有试题是全庭法官结合心理学书籍和日常生活经验共同设计的。”已取得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卫峰说,“有时,我们还会从社会上邀请心理咨询师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干预辅导。”

  除了夫妻情感测试,宁陵县法院家事法庭还设计了“离婚成本计算”、“离婚财产申报表”等,探索出了家事审判中的“诉讼冷静期、视频再教育、甜蜜勾回忆、亲情齐规劝、社会同介入、私密重保护、案后必回访”的亲情弥合法。

  令卫峰记忆深刻的是一对70后夫妇的离婚案。

  “这对夫妇结婚都17年了,孩子大的已经15岁、小的也有10岁。”卫峰介绍道,“细问一下,双方也没有根本性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无论我们怎么做工作,女方都坚持离婚。”

  眼看调解无望,卫峰决定给双方设立诉讼冷静期,并动员男方的亲属去给已经回娘家的女方做工作。

  “2017年春节前夕,我给女的打电话。本来还想规劝一番的,结果一开口,对方就已经笑着答应回家了。然后,我就赶快让男方赶快主动去接妻子回家。”卫峰笑道,“家事审判中,就是要找准时机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每当劝和一个家庭,家事庭的法官们都特别有自豪感。

  不过,卫峰认为家事庭的法官不是简单的“和事佬”,许多案件也当判则判。

  “弥合家庭纠纷是法官的一项职责,但法律也赋予了法官自由裁量权,该判决的案子也要坚决进行判决。”卫峰说道。

  治疗身的创伤

  如果说家事审判是弥补情的裂痕,那么医事审判就是治疗身的创伤。

  近年来,医疗纠纷频发,医患矛盾有日趋激烈之势。为此,2015年10月,宁陵县法院决定抽调3名法官成立医事审判法庭。

  “考虑到医疗案件的专业性,我们将两名学过医的法官调到了医事审判庭。”王宏伟说。

  对于吕春元来说,在医事审判法庭成立之前,就已审理过不少医疗纠纷案件。但2015年刚一上任医事审判法庭庭长,就遇到了棘手案件。

  据了解,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家才建立统一血库。而上世纪80年代,宁陵县部分医院输血主要借助输血队。受制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医疗知识,宁陵县部分人员在手术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

  “2015年,宁陵县有数十名艾滋病患者起诉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当年医疗行为不当致使其感染艾滋病。”吕春元说到。

  案情迫切。

  为此,宁陵县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进行处置,呂春元也作为小组成员参与其中。

  “当时,召开了数次座谈会,我也多次与患者进行面对面交谈,倾听诉求,解答相关法律问题。”吕春元回忆道,“在多轮工作下,最终患者选择了撤诉。”

  谈及此次案件的处理,吕春元认为,要认真倾听患者意见,运用专业知识解答疑惑,理清纠纷关键,最终促成案件的解决。

  对此,该院医事审判庭法官陈兰芝非常认同。

  作为有过从医经历的法官,陈兰芝每当接到医疗纠纷案件,都会去找相关资料,必要时会去找相关专家咨询,从而理清思路,确定处理方案。

  “要给当事人讲通医疗知识、法律知识,做通当事人工作。”陈兰芝说,“相比于医生,法官由于在案件中处于中立地位,更能取得患者信任。当然,实在做不通工作的,我们也会建议其去做医疗鉴定。”

  医事审判专业化对于缓和医患矛盾,维护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取得了极大的作用。

  采访中,吕春元给记者讲了一起案例。

  年仅一岁半的阳阳不会爬行、坐立、走路,表情呆滞,智力明显不如同龄儿童。后经鉴定得知,阳阳患有经典型苯丙酮尿症。阳阳的父亲认为,医院在孩子出生后,并未告知他们对新生儿进行疾病筛查。随后,他将医院告上法庭。宁陵法院专门安排具有医学背景知识的法官组成合议庭,邀请医学专家作为人民陪审员参加陪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医院在孩子出生后,未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告知其家人对新生儿进行疾病筛查,致使孩子失去了新生儿疾病筛查的机会和最佳治疗时机,医院对于新生儿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遂作出医院赔偿被告一定损失的判决。

  医事审判的专业化也促进了医疗行为的规范化。

  “以前,有些医生为图省事,诊疗行为不及时记录,造成患者病历存有瑕疵。经过我们建议和几起案件判决,现在医疗行为比以前规范了许多。”吕春元说道。

  打造全程服务链

  在推进专业化审判的过程中,除了家事审判、医事审判,宁陵县法院还突出法的便捷,让人民群众享受更多的司改红利。

  宁陵县石桥镇的刘大爷就享受到了这样的红利。

  眼看同村人几千元的纠纷案折腾了半年多,刘大爷来打官司时还直犯嘀咕。可令刘大爷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他的8000元就要了回来。

  刘大爷所走的就是宁陵县法院的小额诉讼程序。

  近年来,小额贷款、买卖合同纠纷、物业纠纷日益增多,结合立案登记制改革,面对可能大量涌现的小额纠纷案件,宁陵法院于2015年7月成立了小额诉讼法庭。

  “按照有关规定,标的额1.5万元以下的都属于小额诉讼案件。”宁陵县法院小额诉讼庭庭长丁晓环说,“小额诉讼就是要突出方便、快捷、灵活。对于案件事实清楚、法律关系简单的案件,能做到当天通知,只要双方当事人当天能来就可以开庭。”

  让当事人用最短的时间、花最小的成本化解矛盾是小额诉讼法庭的追求。

  2016年10月份,15岁的留守儿童倩倩上学路上发生车祸,由于其父母在外地打工,和奶奶在一起生活。“姑娘,俺儿子媳妇都不在家,孙女被车撞了,需要打官司,能问问你不?”那天在导诉台值班的正好是小额法庭法官丁晓环。了解到倩倩的情况后,丁晓环随即就带着老人到立案庭将案件立到了小额法庭。这起涉及到留守儿童的交通事故案件,丁晓环法官按照小额诉讼程序,积极与肇事方协调,仅仅用半个月就把小倩倩的赔偿款落实到位。

  “该案表面看起来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案件,但是经了解,倩倩是留守儿童,其父母在外地打工,在家和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如果案件处理不及时,不仅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而且也会影响到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的心情,进而对整个家庭的正常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对于涉及留守儿童的案件,我们高度重视,孩子本来就缺乏父母的爱护,不能再因为医药费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丁晓环法官向记者介绍。

  在采访过程中,丁晓环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承办法官调解建议书》。《建议书》里把已经查明的法律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法官的思路都提前“曝光”在被告面前。

  “一般来说,案件到我们这里后,我们都会先行进行调解,大部分案件经过调解都会撤诉。”丁晓环说,“一些对立情绪严重的案件,经过我们做工作,当事人一般也都能接受。”

  不过,丁晓环认为标的额低的案件不一定就是简单案件,“对于复杂案件,我们转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审理。总之,就是简案快审、繁案精审。”丁晓环说。

  谈及专业化审判今后的发展思路,王宏伟认为,要以人民群众需求为风向标,打造一条集立案、诉讼、解纷到执行为的司法为民全程服务链,“就是要让人民群众在司法改革中有更多的获得感。”王宏伟说。
责任编辑:刘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