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最高法院考略
2018-01-19 11:12:55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王涛
  1950年1月28日,印度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独立成为共和国后的第二天,印度最高法院宣告成立,取代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殖民时期印度最高司法机构。根据《印度宪法》,最高法院是印度最高司法机构,并拥有终局性违宪审查权,其根本职责是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审理印度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间、各邦政府间的纷争。为实现司法正义,印度最高法院有权制发各种令状。

  最高法院的管辖权

  印度最高法院的管辖权主要分为三类:原始管辖权、上诉管辖权和咨议管辖权。

  印度最高法院对联邦政府与地方邦政府、各地方邦政府之间的任何争议拥有专属管辖权,只要相关事实或法律问题涉及一项法律权利的存续或范围。印度最高法院对于涉及执行公民基本权利的案件拥有广泛的原始管辖权,包括制发人身保护令、履行责任令、禁止令、权利调查令、移审令等,以维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印度最高法院有权将任何民事或刑事案件从一个地方邦的高等法院移至另一邦高等法院进行审理,或指令下级法院将案件移送上级法院审理。最高法院如果认为,高等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与其审理的案件涉及相同或类似的法律问题或者两家以上高等法院审理的类似案件具有重大影响,可以指令相关高等法院撤销相关在审案件,转由最高法院提审。

  根据宪法,印度最高法院的上诉管辖权通过两种方式启动。一是地方邦高等法院根据《印度宪法》第132(1)、133(1)、134条,对涉及重大法律问题或宪法解释的刑事或民事案件的判决、裁定、最终指令给予当事人上诉许可。在民事案件中,高等法院若认为案件涉及重大的法律问题,需要由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的亦会授予上诉许可。在刑事案件中,高等法院在以下三种情形下会给予上诉许可:1.高等法院在上诉审理中推翻先前的无罪判决并判处被告人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2.高等法院在上诉审理中曾作出回避决定,后判处被告人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3.高等法院认为案件适宜由最高法院审理。二是根据《印度宪法》第136条,经上诉人申请,最高法院有权针对下级法院作出的任何判决、裁定和命令给予其特别上诉许可,进而对案件进行上诉审理。

  根据《印度宪法》第143条,最高法院对于印度总统提交的咨询事项拥有建议权。

  此外,任何个人或团体可以就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问题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寻求最高法院的裁决,即所谓“公益诉讼”。根据《印度宪法》第137条,最高法院有权复核、改变自身先前的裁决和命令。尽管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但最高法院仅允许使用英语作为诉讼语言。

  最高法院的人员构成

  在1950年成立之初,印度最高法院由1名首席大法官和7名陪席大法官组成。最高法院陪席法官的人数在过去半个世纪持续增加,当前,印度最高法院由1名首席大法官和24名陪席大法官组成。现任首席大法官米思拉,将于2018年10月2日退休。最高法院法官由印度总统任命,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

  成为最高法院法官的条件是:1.印度公民;2.在一家高等法院或多家高等法院连续任职法官不少于五年;或作为律师在一家高等法院或多家高等法院持续拥有出庭资格不少于十年;或被总统认可为杰出法律专家。高等法院的法官可以被任命为最高法院临时法官,退休的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亦可被任命为最高法院临时法官。

  最高法院法官享有任职保障,仅当总统在议会两院发言弹劾并获两院所有成员多数支持,且获在场投票议员人数不少于三分之二之多数通过时,可由总统下令解除其职务。

  最高法院一般由两到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案件,在案情复杂或争议较大时,会由五名乃至更多法官组成合议庭。

  最高法院设有案件登记处,由1名秘书长和6名司法常务官组成,负责案件登记受理等辅助事项。除此之外,最高法院还配有多名额外司法常务官、副司法常务官、助理司法常务官等负责司法辅助事项。最高法院另配有法警、法庭助理、速记员、传达员等各类工作人员。截至2017年12月15日,印度最高法院的司法辅助及行政保障工作人员共计2027人。

  根据官方统计,截至2017年11月1日,印度最高法院未结案件为55259件。从法官员额看,印度最高法院只有31名法官,其结案压力十分巨大。事实上,作为世界人口第二大国,截至2015年底,印度每100万人拥有18名法官,远低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因此,印度法院所面临的案多人少、诉讼迟延的矛盾相当突出。

  最高法院的律师出庭资格

  印度最高法院认为,切实履行宪法赋予自身的职责离不开一支杰出律师队伍的配合。1961年《代讼人法》规定,印度采用单一律师制,统称为代讼人。设立全国律师公会和各邦律师公会。律师公会负责律师的教育培训,维护律师合法权益,授予代讼人资格等事宜。然而,并非所有代讼人都拥有最高法院的出庭资格。

  根据2013年《最高法院规则》,只有三类代讼人有权在最高法院出庭代讼。

  第一类为高级代讼人。《最高法院规则》规定,若首席大法官和陪席法官一致认为一名代讼人具有高超的职业素养或突出的法律经验和知识,在征得其本人同意后,可选拔其为高级代讼人。此外,退休的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和陪席法官若重返律师业,也会被授予高级代讼人资格。为此,最高法院专门建立了高级代讼人遴选委员会负责制定遴选标准。不过,最高法院法官退休后不被允许重为律师执业。

  第二类为在册代讼人。一名代讼人必须通过最高法院组织的在册代讼人考试,方能登记成为在册代讼人,进而才能代理当事人在最高法院起诉和应诉。该考试由最高法院下设的考试委员会组织,考试委员会主任由首席大法官任命。考试规则明确,一名代讼人必须在获得代讼人资格满四年后接受一名具有十年以上在册代讼人经验的在册代讼人连续一年的培训,方有资格参加在册代讼人考试。

  第三类是在册代讼人专门延聘的普通代讼人。他们可接受在册代讼人的委托代理当事人在最高法院出庭。虽然,印度未采取英国律师的二元制结构,但建立了较为客观公正的代讼人分级制度。这种律师分级制度得以确保出席最高法院庭审的代讼人,一定是律师中最为优秀的群体。

  法律援助和调解

  最高法院设有法律服务委员会,目的是为贫困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服务。委员会由一名最高法院在任大法官为主席和九名由首席大法官任命的人士为委员组成,另设一名秘书负责日常工作。

  根据印度1987年《法律服务机构法》,符合以下条件之一者的可以申请最高法院的免费法律援助:1.特定种姓或部落的成员;2.人口贩卖的受害人;3.妇女或儿童;4.符合《残疾人法》定义的残障人士;5.重大灾害的受难者;6.勤勉的工人;7.受卖淫感化院、违法青少年矫正机构或精神病院监护的当事人;8.年收入低于12000卢比的当事人。最高法院会为符合条件者指定免费的高级或在册代讼人。

  最高法院还设有中等收入群体法律援助协会,所谓中等收入者是指月收入不超过6万卢比或年收入不超过75万卢比的公民。协会会长由首席大法官任命一名最高法院在任大法官担任,副会长由印度总检察长担任,另由十名成员负责协会日常运作。当事人在向协会提出申请并提交相应证明材料后,协会允许当事人从其在册代讼人小组中按序选择三名代讼人,最终由协会指定一人为当事人服务。代讼人收取的各种服务费用由最高法院规定并公示,远低于市场价格。

  2009年8月,印度最高法院成立最高法院调解中心,中心聘请具有丰富经验的第三方律师、调停人运用专业、中立的沟通、谈判技巧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中心还设有协调员专门为寻求调解的当事人提供咨询等服务。自从成立至今,调解中心已调解结案696件最高法院委托调解的案件。

  信息科技的运用

  2017年,印度最高法院建立了新一代综合案件管理信息系统。这套系统使得法官、律师和当事人得以获得多样的信息化服务,使最高法院向无纸化法院的目标更进一步。通过这套系统,案件状态、登记处报告、法庭命令、知会备忘、裁判文书都可通过网站即时查询。

  同时,该系统提供诉讼费线上支付功能,针对个案的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通讯功能,优化的开庭排期表和数字化法院令制发功能。对于内部工作人员,系统集成了各式通知、令状和函件的精细模板,大幅提高了法院的工作效率。一些地方邦的高等法院也陆续接入最高法院的综合案件管理信息系统,进一步提升了司法工作的效率。

  从2017年5月10日起,印度最高法院开始对所有新立案的案件进行扫描作数字化处理,法官得以在庭审中方便地阅读电子化案卷,从而大大减少了运送和翻阅纸质案卷的负担。

  【附录】

  2016-2017年印度最高法院判例掠影

  在2017年8月24日的一份判决中,印度最高法院认为,个人隐私源自《印度宪法》第21条对于公民人身安全和自由的保障。隐私权使公民得以维护自主权,承认个人控制自身生活重要方面的能力。隐私权保护并承认文化的多样性。最高法院强调,隐私权不是一项绝对的权利,一项法律可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对隐私权进行规制。

  在2017年8月22日的一份判决中,印度最高法院多数意见认为,穆斯林丈夫在同一场合以对妻子连说三句“塔拉格”的方式,单方面宣布解除婚姻关系的做法是武断和不负责的,不符合《印度宪法》第14条对于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个别法官认为,丈夫在同一场合以对妻子连说三句“塔拉格”的方式单方面宣布解除婚姻关系的做法与《古兰经》教义不符,必然不符合伊斯兰法。

  2017年5月5日,印度最高法院驳回四名被告人对于所犯强奸和谋杀罪死刑判决的上诉。最高法院在描述这起犯罪时,用“震惊的狂潮”一词形容其恶劣性质和严重程度,并谴责四名罪犯充满“兽性”,案件听起来“像是一个来自泯灭人性的世界的故事”。

  在2016年12月15日的一份裁决中,印度最高法院命令关闭国家高速公路和邦级高速公路旁500米以内的所有酒类销售机构,以改善道路安全和减少醉酒驾驶。最高法院还要求有关部门减少对酒类销售执照的审批。

  2016年12月14日,面对一项旨在警示印度儿童中存在毒品和酒精滥用的公益诉讼,印度最高法院指令印度联邦政府,调查搜集近六个月全国范围的数据,在四个月内制定落实全国性综合应对措施,并在学校课本中加入相关的教育内容。

  在2016年11月16日的一份命令中,印度最高法院要求微软、谷歌等搜索引擎对于产前婴儿性别检测的广告实施“自动屏蔽”技术,以杜绝产前性别检测的关键词搜索,并要求联邦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宣传该项法院令。

  在2016年10月26日的一份判决中,印度最高法院认为,同工应当同酬,与常规公务员从事相同工作的政府机构临时雇员有权享有与常规公务员同样的最低工资标准。

  (作者单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