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司法掠影
2002-03-20 09:37:39 |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报》 2002年3月20日 星期三 | 作者:刘京华
作者与德国法兰克福州高等法院院长交流经验
  诉讼制度

  我们访问了德国黑森州设在法兰克福的州高等法院。克拉马院长首先介绍了德国联邦和州的司法制度。德国有十六个州和两个直辖市,实行联邦制,刑事、民事、劳动纠纷等类多数案件,适用统一的联邦法律,少数案件,适用本州的法律,但是共同受欧盟法律的调整。德国诉讼实行四级法院三审制。各州最基层设当地法院,审判判处4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一审案件和标的额在一万马克以下的民事一审案件,不服的上诉到州上诉法院(州高等法院),仍不服的越级上诉到联邦宪法法院进行三审法律审;各州设州高等法院,审判判处4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事一审案件和标的额在一万马克以上的民事一审案件,不服的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仍不服的再上诉到联邦宪法法院进行三审法律审。当地法院的一审案件,或由1名法官独任审判(判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或由1名法官加2名陪审员组成小合议庭审判,州上诉法院的二审案件,由3名法官审判;州高等法院一审案件,由3名法官加2名陪审员组成大合议庭审判,联邦最高法院由5名法官组成大合议庭进行二审审判。合议庭的意见原则上少数服从多数,一审陪审员是民选的非法律专业人士,但是如果两名陪审员一致认为被告人无罪,一审法院不能判决被告人有罪。

法官资格

  德国法官必须法律大学毕业,通过两个国家级资格考试,要有一定工作经验,至少28至30岁才有资格被提名,由州司法部长(兼州总检察长)提交任命委员会审查任命。法官被任命后有三年试用期,合格后终身制,65岁退休。法官判错案件,只要不是受贿和徇私舞弊,不受惩罚。法官不得参加任何政党,有政治倾向是个人私事,但是判案不受党派影响。法官个人独立判案,下级、同级法院的法官,不得向院长咨询案件的法律问题,防止院长以其特殊身份施加影响,但可以越级直接向联邦宪法法院咨询个案解释法律的问题。该法院有10人组成的领导小组,集体决定每年各法官调换各庭办案等大事,正副院长必须任审判长办案。

  该高等法院有145名法官,组成30多个合议庭,院长、副院长所在的一审合议庭由5人组成,其兼任审判长,助理法官、陪审员各2名。根据第一被告人姓氏的第一个字母自动分案,该合议庭审判姓氏“H”打头的案件,大案开庭一般需三四天,每名法官年平均审结36件一审案件。

法院建设

  二战中,盟军几十次轰炸将德国许多大中城市夷为平地,该高等法院的宫殿式建筑是二战后复建的,前半部分是古典欧式装修,后半部分有许多现代化法庭。我们在施里茨副院长的陪同下,在一个中型法庭,旁听了第六合议庭审理的3人贩毒一审案的庭审,是65岁的老审判长退休前审判的最后一案。审判台上坐6人,仅审判长居中穿黑法袍,助理法官、陪审员各2人、书记员1人穿便装。审判台上有十几册案卷,可见德国在一审庭审前向法院移送全部卷宗,保障法官、律师与检察官对证据享有平等的知情权。审判台左前侧设检察官席,有一名检察官出庭,右前侧设被告人、辩护人合席,衣着体面的8人分坐两排,被告人、辩护人各3人,律师助理2人。因为被告人不戴械具、不穿囚服、不剃光头,精神面貌和心态与常人无异,与辩护律师相间而坐,我们竟分不出何人是被告人。审判台正对面是证人席,3名法警、1名记者静静坐在证人席后面的长椅上,长椅后有一道矮木栏,将后面另有门的旁听席隔开。华人女翻译介绍,3名被告人都是40多岁的男子,都是累犯,共同贩运400公斤大麻叶。因为被告人不戴械具、衣着体面,与自己的律师同席,面对检察官平等而坐,因此法庭气氛轻松,被告人、辩护人穿插陈述,没有我国法庭重罪被告人被审讯的紧张气氛。这时,1名后腰佩带手枪的警察被传上证人席作证,黑人女律师立即提出,证人警察佩枪到庭作证,违反法庭规则,已对被告人造成心理威胁的程序性质疑,使庭审受阻。我们的旁听到此结束。

没有死刑

  法庭外,施里茨副院长介绍,禁止警察带枪出庭作证,本院曾有一案,丈夫警察带枪作证,当庭开枪杀死其妻。该贩毒案还要再开几次庭。德国刑法没有规定死刑,最高有期徒刑15年;即使被判最高刑终生监禁,服刑满15年,可减刑为假释,即该案3个被告人最多实际只需服刑15年,难怪德国贩毒者众多,重罪被告人庭审心态如此平静坦然。

  德国刑事一审庭审前向法院移送卷宗,保证诉讼各方享有平等的证据知情权;在庭审布局上,不在审判台对面单独设被告人席,被告人与辩护人同坐在辩方席,与检察官的控方席正相对,将被告人列为辩方的平等成员,体现控、辩双方的诉讼地位完全对等;被告人不戴械具、不穿囚服、不剃光头,充分尊重庭审弱者被告人的人格和尊严,体现无罪推定原则,有利于使庭审成为诉讼各方平等说理的地方,是更高层次诉讼文明的体现;随机的自动分案方法,法官个人独立,院长兼任审判长办案,贯彻直接原则和回避过问下属承办的案件等,确保司法公正的诉讼制度和管理方法。

  (作者系北京市高级法院刑一庭副庭长)
责任编辑:漆浩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