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法”咋就管不住高价明星
2004-09-02 16:35:25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徐林林
  地处贫困山区的四川万源市以红头文件形式, 在革命老区强行摊派票款,集巨资请宋祖英、费翔、郑绪岚、董蕾蕾、大兵等明星演出。这些明星演出上缴的个人所得税就达40多万元。9月1日的《中国青年报》以《1.6亿元财政赤字上的豪华演出》作了报道。

  “公款追星”是一种典型的腐败,同时暴露出一些地方政府的执政能力问题。但由此凸显出的明星“身价”问题,恐怕也到了非“议”不可的地步。

  按照“价格法”相关规定,商业性文艺演出的票价必须经过物价部门核定,才能公开销售。在财政赤字多达1.6亿元的万源市,明星演唱会价票之所以定得如此之高,估计与昂贵的演出成本有关——按明星们所缴个人所得税额度推算,他们至少拿走了120万至150万元。而且,还不包括他们的往返交通费及食宿开支。明星们凭什么拿这么多钱?原因当然很多,但在我看来,关键在于物价部门监管不力、执法失范,在认识上存在不少盲区。

  盲区之一,文艺表演不是商品。这是一种与市场经济要义相背离的传统看法。其实,从经济学角度而言,观众购票入场,欣赏文艺表演,与演职员之间就形成了一种服务与被服务的商务关系。也就是说,文艺表演所提供的“精神服务”同样具有商品属性。因此,将演员个人所得纳入“价格法”所列的“服务项目”进行管理,是政府物价部门义不容辞的职责。工作上的任何懈怠都有行政不作为之嫌。

  盲区之二,明星出场不便定价。这种说法同样是站不住脚的。在我看来,既然明星走穴是—种市场化行为,就必须受到市场法则的约束。如果由于明星狮子开大口,促使演出运行成本陡增,以致达到了大多数消费者难以分摊、或承受的程度,物价部门就应该按照“价格法”第四条规定,在“国家支持和促进公平、公开、合法的市场竞争”的前提下,“对价格活动实行管理、监督和必要的调控”。这种“必要的调控”可以会同文化主管部门一道实施,比如,明确规定国家—级演员的出场费最高不得超过多少,上下浮动的额度又是多少,等等。

  盲区之三,违规行为不易查处。这倒是道出了物价部门的难言之隐。出席演唱会的明星物价部门怎敢轻易得罪?然而,演出市场也必须阳光化。依照“价格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演艺经纪机构在与演出主办单位洽谈明星出场费时,理当按区域“明码标价”,不能今天开价30万,明天又喊50万。对于个别当红明星经纪机构的“垄断经营”,物价部门完全可以参照“价格法”相关条款,以违规“哄抬物价”进行处罚。自毛阿敏、刘晓庆税案曝光以来,哪个明星还敢造次?同样是国家法规,如果物价部动真格的,谁敢漠视“价格法”?

  由是观之,一部国家法规之所以管不住明星的漫天要价,主要在于政府物价部门制度安排刚性不足,执法理念有待更新。所以我认为,只要物价部门走出计划经济时代对文艺赋予的政治化阴影,切实加强对演出市场的价格监管,绝大多数明星是不会也不敢以身试法的。(原载:千龙新闻网)
责任编辑:漆浩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