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50天政法机关恢复重建现状如何
2008-07-02 15:27:14 | 来源:法制日报 | 作者:徐伟 赵阳
  灾区政法机关逐步告别“交通靠走通讯靠吼”困窘 

  记者7月1日从中央政法各部门了解到,灾后50天,四川受灾地区政法机关逐步告别地震初期“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困窘。

  截至6月25日,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共支援四川、甘肃地震灾区简易板房30360平方米,电脑952台,汽车206辆,对讲机935部,以及一大批通讯和网络装备、单警装备、技术装备和应急装备等。

  灾区检察机关在全国检察机关的对口支援下,正在逐步走向正轨。从目前情况看,重灾区检察机关干警的生活基本能够得到保证,但办公、办案条件尚未完全具备。

  截至6月20日,四川省法院共收到全国各地法院和其他单位及个人捐款1226万元。随着救援工作的开展,受灾地区的基层法院已陆续搬到了活动板房中。

  地震发生后,司法部以及全国各地司法行政系统为四川省司法行政系统受灾部门送来专项慰问金和对口支援资金共计1637.86万元。

  灾后50天政法机关恢复重建现状如何

  新闻延伸

  烈日当空,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

  四川省绵竹市公安局门前的空地上,一个身着警服的黑壮男子奔前跑后,汗水像断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摔在滚烫的地上。

  这个男子叫李成国,是绵竹市公安局政委。灾区进入重建阶段后,李成国肩上的担子更沉了:除了要维护当地社会治安稳定,还要负责公安机关办公板房的建设。

  “瞅着兄弟单位援建的一排排蓝白相间警用板房拔地而起,想着战友们过几天就可以在明亮通风的板房办公了,我就有使不完的干劲。”李成国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

  记者7月1日从中央政法各部门了解到,灾后50天,无论是震中心汶川、北川,还是受灾严重的绵竹、松潘等地的政法机关,正逐步告别地震初期“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困窘,全国各地政法机关对口支援的警车、电脑、复印机等设备正源源不断分批运到。

  让民警们早日离开闷人的帐篷

  “汶川大地震,不仅对老百姓是致命性的打击,对公安机关来说,同样是毁灭性的重创。”李成国追忆起那个黑色的日子。

  绵竹市公安局下辖25个派出所,其中10个派出所全部倒塌化为废墟,10个派出所裂痕累累成为危

房,只有5个派出所维修加固后还可以用。

  “市局和指挥中心的大楼也是满目疮痍,走进去,左一道裂缝,右一个口子。”李成国心痛地说。

  还有清平派出所、金花派出所、天池派出所,地处农村山区,受到的损害是“重中之重”。

  李成国告诉记者,地震后,他曾经徒步到过金花派出所。路途上很惊险,有小的堰塞湖,以及不时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石块。“尽管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金花派出所的惨状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李成国说,整个办公室成为一堆瓦砾,办公的印章和户口章都不知掩埋在哪个角落,仅有的一辆捷达警车也被巨石砸扁了。

  楼房倒塌,车辆被毁,器材损坏……从北川、青川到绵竹、什邡,灾区各地的公安机关大抵如此。来自公安部的统计表明,汶川大地震中,共有6个市(州)、43个县(市、区)受灾,其中23个县级公安机关受损情况最为严重,重灾区的县公安局和基层派出所被夷为平地。

  “在大灾大难面前,每一个民警都是最棒的!许多民警从废墟中爬起来,第二天就搭起了帐篷办公。”李成国说。但他坦言,办公设施毁损严重,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工作的开展。

  5月26日,公安部在成都召开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对口支援四川灾区公安机关工作。支援的目标是使灾区县级公安机关和基层所队尽快恢复基本正常运转;其主要内容是简易办公场所、临时羁押场所、基本办公装备、必要的交通工具和通信设施。

  “对口支援我们的是江苏省公安厅。5月26日上午公安部在成都开完会,下午江苏省公安厅支援的第一批物资就到了绵竹。”李成国感慨地说,“雪中送炭也莫过于此。”

  江苏省公安厅制定了周密细致的对口支援计划:首先是解决通信设备。“地震发生后,200多部对讲机立即送到了我们的手中。”李成国说,全局300多个民警,基本上人手一部,保证了抢险救灾时政令通畅。

  第二步就是解决交通问题。目前,共有12辆崭新的警车驶入绵竹市公安局大院。“其中有4台帕拉丁,7台桑塔纳,1台捷达。江苏省公安厅想得真周到,12辆全部是制式警车,拿来就可以用。”李成国啧啧赞叹。

  第三步就是办公板房建设。记者了解到,绵竹市公安局需建设2300平方米的办公板房,局机关和各派出所将全部进入办公板房办公,预计过渡期为两至三年。

  “这几天我一直在盯着板房建设,从每天早上天刚亮到太阳落山,为的是让战友们早日离开闷不透风的帐篷。”李成国说。

  记者从公安部获悉,截至6月25日,参加公安机关对口支援工作的天津、辽宁、江苏、山东等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支援四川、甘肃地震灾区公安机关装备物资总值达8116.1万元。23个公安厅局共支援简易板房30360平方米,电脑952台,复印机、打印机、传真机、数码相机、摄像机等办公设备763台,办公家具604套,汽车206辆,摩托车145辆,350兆对讲机935部,以及一大批通讯和网络装备、单警装备、技术装备和应急装备等。

  灾区检察机关逐步走向正轨

  北川夏禹上街,这条曾经繁华的街道,在5月12日之后,变成了断壁残垣。约七八米宽的街道两旁尽是半塌或完全倒塌、东倒西歪的民居、办公楼……北川县人民检察院就在其中。

  汶川地震后的50天,随着灾区重建工作的开展,北川县检察院现在的情况如何?记者连线了北川县检察院政治处主任陈翌霞的电话。

  “现在我们在临时搭建起来的板房里办公,条件好多了。”在时断时续的通话中,陈翌霞对记者这样说。

  地震发生的当天,陈翌霞正随着检察长等人一起开车去绵阳开会,结果半路上开始飞沙走石,车子被砸得面目全非。陈翌霞从车窗中爬了出来。

  之后的几天里,陈翌霞随灾区群众一起被安排在了绵阳市九洲体育馆。

  随着北川县委、县政府临时办公地点的建立,陈翌霞搬进了天龙宾馆,但因为余震不断,她一天都没有去住过。

  “当时我就想有一个安全的办公地点,能正常开展检察院的工作就好了。”电话的那一头,陈翌霞有些哽咽地说。

  5月23日,北川县检察院在安县安昌镇租了一块地,搭起帐篷,挂牌办公。

  “那几天,北川的天气特别不好,晚上不是下雨就是刮大风,同志们的铺盖常常是湿的,有时候半夜里帐篷还被大风吹倒了。”陈翌霞说。

  而随着各地救援工作的开展,6月中旬,北川县检察院终于搬进了临时搭建起的板房里。“我们得到了上级检察机关和全国各地的关怀与帮助。”陈翌霞激动地说,“全国检察机关是一家啊!”

  和北川县检察院一样,这次大地震中,四川、甘肃、陕西、重庆、云南5省市的222个检察院遭受财产损失,其中50多个检察院的办公楼发生垮塌或严重损毁。

  “帮助受灾地区的检察机关恢复重建,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重要任务。”最高人民检察院计划财务装备局综合计划处处长李满旺对记者说。

  地震发生后,最高检派出四个工作组深入四川、陕西、甘肃地震灾区了解灾情,向灾区检察院拨付救灾资金和物资共计1368万元。

  “最高检根据地震灾区检察机关的受损情况,参照民政部关于开展对口支援的安排意见,对检察机关对口支援工作作出了具体安排,确定了结对子方案。”李满旺表示。

  根据结对子方案,山东省检察院对口支援北川县检察院。

  “在收到最高检的通知后,我们立即成立了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并同北川县检察院取得了联系,了解他们目前最急需的物品,同时联系物流部门,以最快的速度将急需物资送到北川县检察院。”山东省检察院计财处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最高检《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对口支援关系调整情况》表上,列出了19对对口支援情况:广东省检察院援助汶川县检察院,浙江省检察院援助青川县检察院……

  “从目前情况看,重灾区检察机关干警的生活基本能够得到保证,但办公、办案条件尚不完全具备,灾区检察机关在全国检察机关的对口支援下,正在逐步走向正轨。”李满旺对记者表示。

  “我们开始受理各种诉讼”

  “6月30日我们开始受理各种诉讼。”北川县法院副院长桂勇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有些兴奋地表示,“我们渡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北川县人民法院是汶川大地震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司法部门:办公大楼倒塌,人员伤亡过半。

  地震发生后一个星期(5月19日),北川县法院的牌子,挂在了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间办公室的门口。“这是北川县法院临时办公地点。”绵阳市中院的陈江说。

  5月22日,北川县法院的临时办公地点搬到安县安昌镇的一个驾校内的蓝色救灾帐篷中。

  “当时北川法院面临的困境跟许多单位一样,法院公章、所有案件卷宗均埋于废墟之下,立案受理通知书、调解书、判决书全都没有了,正常的工作无法开展。”桂勇回忆道。

  6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组将公章送至北川县法院所在的办公地点。随之北川法院临时成立了民事刑事案件审判小组、综合办公小组、执行警务小组与法律咨询小组4个工作组,开展工作。

  “北川在这次大地震中有大量人员失踪,这些失踪的人成了眼前北川县法院最急需解决的问题。目前北川县法院必须组织一个大审判庭,对民事、刑事等案件进行审理。对至今仍然失踪的人需要通过法律程序宣告他们死亡,相关的民事关系如银行存款、财产等都要发生相应的变更。”桂勇说。

  6月10日,北川县法院临时办公楼竣工,这是一个二层彩钢板临时办公楼,共计14间房屋,建在安县安昌镇一个驾校内。

  6月15日,北川县法院副院长桂勇从省高院拿回了北川县法院的新牌子。

  6月18日,北川县法院的新牌子挂在了楼门口,在地震中幸存的北川县法院的法官们终于可以搬离帐篷,进入两层活动板房办公了。

  据了解,随着救援工作的开展,受灾地区的基层法院已陆续搬到了活动板房中。“虽然办公条件有所改善,但灾区法院目前最需要的是恢复审判工作急需的物资装备和必要的办案经费。”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行政装备管理局副局长郭继胜对记者说。

  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地震造成需要重建的审判法庭38个,人民法庭113个,需要维修加固的审判法庭、人民法庭共496328平方米。地震发生后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就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在全国法院开展对口支援。据统计,截至6月20日,四川省法院共收到全国各地法院和其他单位及个人捐款1226万元,其中指定受灾法院捐款2668875元,捐赠帐篷2390顶、行军床200床、棉被200床、睡袋160床。

  “新办公桌比旧桌子更好用”

  “地震时,我正在办公。房子剧烈地摇摆,墙灰像下雨一般,掉个不停。墙角处一道七八公分的裂缝,很是显眼。”回忆起5月12日的那一幕,四川省松潘县司法局副局长朱永齐仍有点心有余悸。

  尽管松潘县不属于地震中心,但震后的惨状仍令人触目惊心:全市25个司法所,有7个化作了齑粉,电脑、复印机、打印机等办公设施很多都成为了碎片,散落在残垣断壁之中。

  “白羊司法所、小河司法所、镇坪司法所损毁严重,全部成了危房。我们统计了一下,全局共造成损失120多万元。”朱永齐介绍说。

  松潘县司法局遭受的毁损仅仅是灾区司法行政系统的一个缩影。记者从司法部了解到,地震造成灾区司法行政系统共79所监狱、51个劳教所、142个市县司法局、988个司法所的各类用房遭受不同程度倒塌损毁。

  6月初,司法部发出通知,建立了司法行政系统对口支援机制,安排山东、安徽等省(区、市)司法厅(局)分别对口支援四川省18个县市和甘肃等受灾严重地区的司法行政单位。

  “对口支援我们的是安徽省司法厅。6月14日,我们与安徽省司法厅在成都开了一次座谈会,把我们的实际状况向安徽省司法厅作了汇报和说明。”朱永齐说,“没想到,我们前脚刚离开成都,30万元支援经费就已经到账。”

  “那一刻,我真是体会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援助’的真谛。”朱永齐的话语有些哽咽。

  记者获悉,地震发生后,司法部以及全国各地司法行政系统为四川省司法行政系统受灾部门送来专项慰问金和对口支援资金共计1637.86万元。

  按照商定的计划,安徽省司法厅对口援助的30万元主要用来采购恢复阶段急需的办公设施。手提电脑、复印机、打印机、传真机以及办公用的桌椅,全部列在了采购的计划之中。

  “之所以采购手提电脑,就是为了大家工作方便。”朱永齐告诉记者,目前我们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还在帐篷里办公,有了手提电脑,就可以不受办公地点限制了。

  6月25日,第一批办公桌采购回来了。茶色的办公桌,崭新的板凳,朱永齐连连感叹“新办公桌比旧桌子更好用”。

  “手提电脑需要去成都采购,因为地震道路断了,必须绕道而行。”朱永齐掰着指头比划着说,再过两三天,一线的同志就可以用上新电脑,调解矛盾、办理公证就更顺畅、更高效了。
责任编辑:陈秀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