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岂容“亲兄弟”“父子兵”
2014-11-18 08:47:01 | 来源:中国法院网 | 作者:胡建兵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28起家属参与贪腐的案件,包括父子兵、夫妻档等。其中父子兵最为常见,有17起都是父子双双联手,超过了6成。(11月17日法制晚报)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打虎强调的是配合信任,上阵强调的是服从指挥。老虎是野兽,在古代算是最凶猛的野兽了,打老虎在古代是很危险的事情,需要玩命,需要配合信任,所以亲兄弟作为互相熟悉的人,配合信任是最合适的。贪污腐败也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事情,搞不好是要坐大牢甚至是砍头的,那么这些贪官为何要冒着如此风险呢?关键是有家人给他们打气鼓劲,给他配合支持。

  很多腐败案件中,家属共同犯罪的甚至已经超越了“一帮一”的兄弟模式,而是在家族内形成了一定利益集团,而且分工明确。兄弟姐妹几人中有人做官,就有人经商,为官者利用自己的权力给经商的兄弟姐妹接项目等提供便利,这样便于分工协作,避人耳目,家族成员从中渔利。四川省雅安市原市委书记徐孟加利用其担任四川省雅安市市委书记职务的便利,伙同其胞兄徐某先后收受海南金邦实业公司董事长彭某、四川洪涛仲量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余某给予的人民币和公司干股共计548万元。其实,腐败亲兄弟,不只是兄弟、姐妹,还有夫妻,父母等等,青海省人大原副主任韩福才,续娶了小其22岁的妻子马玉龙。他们夫妻受贿的情形:“对于外财,他不敢收的,她敢;他不便收的,她方便。”

  上阵打仗,需要统兵的了解自己的属下,属下要完全服从上级的命令。父子兵这个兵字不能理解为普通士兵,应该是军人军队的一种称呼,理解为统兵的是父亲,属下是儿子这种。知子莫若父,发出的命令是最能够保证执行的。江苏原秘书长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在天津被称为“最牛开发商”。据当地民众称,赵少麟与儿子赵晋官商勾结,搞得当地民不聊生。还有像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之子,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之子等“官二代”利用父亲职权或被父亲作为收受贿赂或非法经营的中间人,从而聚敛巨额财富。这些腐败“父子兵”,父辈为儿辈编织了利益网,儿辈再对这些关系网进行“优化升级”,形成第二代利益网,可谓配合默契使得两代人被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腐败“亲兄弟”“父子兵”,主要责任还在其为官的“兄”或“父”,他们没有带头慎权、慎欲、慎微、慎独,是贪欲让自己没有以身作则,是自己没有管好家人,才使家人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影响胡作非为。但刨根问底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权力极端异化。一些有实权的官员,因为失去有效监管,将手中公权变成了家族私权,由权力带来的“肥水”自然不能流外人之田。于是就有了“亲兄弟”“父子兵”“夫妻档”“一人在台前当官,全家在后台捞钱”的里应外合共同腐败的怪现象。家人之间抱着互相纵容的态度,明知有错却还姑息养奸,甚至为虎作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领导干部重视亲情这没有什么错,但一些贪官把亲情和家族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利用自己的权力,主动或者被动地与家人共同进行贪污受贿等腐败行为,把夫妻、兄弟、父子这些原本充满温馨的至亲关系,扭曲成了合伙人关系、同案犯关系,随着一人的暴露落马,往往拔起萝卜带出泥,幻想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全家人只能面临一起“蹲大牢”的结局。这既是个人和家庭的不幸,也是社会的悲哀。因此,腐败绝不能容许有“亲兄弟”“父子兵”。
责任编辑:杨青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