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能否捉住“二环十三郎”
2015-09-29 08:05:21 | 来源:人民法院报第二版 | 作者:史洪举
  需完善法律法规,不仅让飙车者受到拘役等刑法方面的负面评价,还要大幅度提升飙车者成本,切实起到告诫警示作用。

  近日,一段名为“北京二环13分钟跑完,最高速237!大排重机机车摩托”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视频的总长为13分43秒。据悉,这是该摩托车主用13分钟跑完二环路的记录,最高时速为每小时237公里。车主称,除了北京二环的飙车,自己还曾经在广西南宁绕城高速飙车,最高时速达每小时270公里。目前,该事件已经引起北京、南宁两地交警的注意,两地交警称已介入调查。

  该视频流出后便受到公众的高度关注和热议,此事件也被冠以“二环十三郎又来了”称号。众所周知,高速飙车显然属于对自身及他人高度危险的行为,虽然两地警方已介入调查,相关事实有待进一步查清,但如何有效维护公共安全,遏制公共道路上的“速度与激情”,属于不能撇开的话题。笔者认为,目前还需完善法律法规,不仅让飙车者受到刑事处罚的负面评价,还要让其受到经济制裁,大幅度提升飙车者成本,切实起到告诫警示作用。

  现实中对飙车的处罚,多是参照超速的标准执行。最高2000元罚款对于这些人来说不过是小钱,起不到震慑作用。虽然规制飙车和醉驾的危险驾驶罪属于危险犯,只要行为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就可定罪处罚,但是由于飙车相对于醉驾更难固定证据,且认定标准尚不明确,进而难以实施精准打击。实践中,也就只能以行为结果来认定是否犯罪,即如果飙车造成了事故,则容易定罪处罚,如果未造成事故,只能任其逍遥法外。轰动一时的北京大屯路隧道飙车案,如果不是发生了交通事故,恐怕也不会案发,两名被告人也不会被判处拘役、罚金。

  因此,有效规制飙车行为,应该进一步细化入罪标准。譬如可划定红线,规定在追逐竞驶过程中或者在相应路段超过一定速度就属于危险驾驶,剔除“情节恶劣”的模糊标准,避免造成严重后果才定罪处罚的“潜规则”。同时,在经济方面也不能让飙车者占到便宜。飙车显然既属于犯罪行为,又属于显著增加保险标的危险程度的行为,由此,对飙车造成的自身人身财产损失,不应再由保险公司赔偿,造成的他人损失也应由飙车者承担,以最大限度地提高飙车者违法成本。此外,还应吊销飙车者的驾驶证并设定合理的禁驾期限,让飙车行为得不偿失。

  在机动车保有量日益增多的背景下,交通秩序愈发重要。飙车作为对他人人身财产及公共安全带来严重威胁的高度危险行为,理当以零容忍态势全方位围剿,才能减少公众因不确定危险因素带来的不安全感乃至飞来横祸。
责任编辑:王小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