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香港法治的隐患和敌人? 旺角暴乱找到了答案
2016-02-14 08:52:19 | 来源:观察者网 | 作者:周八骏
 

    香港春节不太平。2月12日午夜,香港荔枝角货柜码头一环保回收场发生三级大火,期间发生逾10次爆炸,30多辆车被烧毁。就在当天早上7点多,香港旺角花墟游乐场怀疑遭人恶意纵火,大约40个垃圾桶被烧毁。

    警方认为火警起因可疑,暂时列作纵火案,还没有证据证明两起纵火案,与初二香港爆发的罕见暴乱有关。

    2月8日中国农历丙申年正月初一深夜至2月9日初二凌晨,在鼓吹“港独”的激进极端政治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策动下,几百名狂热分子,绝大多数为青年,以“维护无证排挡执业”为藉口,一进入旺角街头就“以众凌寡”、围攻在街头执勤的零星警察,嗣后,与闻讯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激烈冲突。

    一小撮暴徒使用预先准备、支援者运送来的器械以及从人行道上挖来的石砖,血腥地砸击警员;同时,肆意燃烧街头公物和其他物品。暴徒点燃熊熊大火,焚烧的不只是香港中国人十分珍视的新春佳节祥和氛围,而且是香港弥足珍贵的法治。

2月12日,首批暴乱案犯提堂,“港独”分子引领逾五十名支持者筑成人链,掩护被告离开法庭  图|大公报记者曾子游

    香港是闻名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商业中心,行之有效的法治是香港吸引中外投资者的优越条件,社会保持安宁是香港投资环境不可或缺的基石。

    就在旺角暴乱前5天,2月2日,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2016《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在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香港连续第22年被冠以“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对香港的法治“评头论足”,给予了警示。

    美国传统基金会诸君不会料想几天后香港的旺角发生暴乱。在西方,不少人低估2014年9月至12月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行动对香港法治的祸害,因为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同“占中”鼓吹的“真普选”毫无二致。但事实是,旺角暴乱的滥觞正是非法“占中”。

    “占中”期间,香港反对派就已暴露孤注一掷的赌徒嘴脸,以“公民抗命”为幌子,以瘫痪香港金融经济核心区为手段,企图以照搬西方政治模式达至香港变相独立。“占中”开始时,大批支持者同香港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后者被迫使用催泪弹。“占中”期间,一小撮人在香港若干地区、尤其旺角一再诉诸暴力,一再同警察对峙。

    “占中”以和平清场,让政治上天真而善良的香港部分居民误以为反对派复归理智。其实,“占中”推动反对派愈益激进和极端。

    一、“占中”催生“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发动“旺角暴乱”的“本土民主前线”,就是在“占中”后成立的,其政治主张是“中港区隔”。

    二、“占中”促使香港的大学激进学生运动迅速蔓延。2016年1月26日香港大学一部分学生冲击港大校务委员会会议,港大校长身临其境明言他感到生命受威胁。2月,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换届,19年来第一次出现两支打着“本土”旗号的队伍竞逐。两支参选队伍均认同“港人自决、命运自主”。他们的领头人都曾积极参与“占中”。其中,一人因参与“占中”而由传统大中华左翼思想蜕变为“本土派”,认同温和抗争路线不生效时,抗争勇武化是必然结果;另一人在“占中”运动失败后,更坚定地信奉“本土主义”、“去中国化”,也赞成在尝试了其它方法无效后,采取勇武抗争。

    三、“占中”促使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集体否决特区政府关于普选行政长官的议案,也使反对派整体为激进极端主张所捆绑。在立法会拥有议席的反对派政治团体,在立法会制造“流会”和“拉布”,百般阻挠和干扰特区政府管治和施政。在立法会无议席的反对派政治组织,在街头制造暴力事件,挑战和破坏特区政府管治和施政。正是反对派集体偏向激进和极端,为旺角暴乱提供了土壤和气候。


    西方媒体政治嗅觉敏锐。2月9日,美欧英文媒体以及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纷纷称“旺角暴乱”为“鱼蛋革命”(Fishball Revolution),同一年多前他们称“占中”为“雨伞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一脉相承。其中,Quartz的报道称香港的本土主义团体向北京发出愤怒咆哮;路透社在报道中引述本土主义激进分子高呼“Establish a Hong Kong country(香港建国)”的口号。

    应当承认,“占中”以“公民抗命”为幌子,以“真普选”为目的,79天大多数日子里大多数参与者采取非暴力抗争,对相当一部分在价值观上认同“真普选”的香港居民有一定迷惑性。

    与此同时,在旺角暴乱前,香港一部分居民对“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也或者表示同情或者不以为大碍。

    然而,“占中”的内在政治逻辑必然导致旺角暴乱。“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是死胡同,陷入死路者必定“困兽犹斗”,以攻击香港法治守护者来宣泄其郁积日深的仇恨。

    二千多年前,中国古代哲人老子说:“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亦说:“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旺角暴乱,不啻为“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敲响了丧钟!一口一声“香港我城”的极端政治组织公然焚毁“香港我城”,对那些为“占中”而迷惑、对国家心存疑虑的香港居民是当头棒喝,也是醍醐灌顶。

    香港绝大多数居民以个人和家庭利益为上,崇奉法治和秩序。不少人也企盼所谓“真普选”,不满经济民生问题丛生、亟盼早日解决;但是,一旦他们明白反对派言行不仅无助反而损害经济和民生,不仅无助实现普选反而破坏法治和秩序,就会同反对派疏离。

    耐人寻味的是,美国传统基金会刚在2016《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中歪曲说,北京持续削弱香港的司法和立法会的权力,并干预经济,会破坏香港法治。几天后,香港的“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势力就以发动旺角暴乱回答了谁是香港法治的隐患和敌人。

    香港经济融入国家是不可逆转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必定出现暂时和局部的矛盾,完全可以、也完全应该通过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来克服。

    2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旺角暴乱明确指出:“香港是法治社会,中国中央政府相信并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依法维护社会治安,保护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依法惩治违法犯罪行为,维护香港社会大局的稳定。”

    特区政府依法严惩一小撮暴徒。2月11日,37名疑犯被以“暴动罪”起诉,距暴乱发生仅两天。2月12日,特区五大纪律部队——海关、入境事务处、消防处、惩教署、政府飞行服务队——首长罕见地发表联合声明,誓言:“一如既往,纪律部队会团结一致,继续为香港的治安和稳定作出贡献”。

香港五大纪律部队罕见联名谴责旺角暴乱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非一日所能化解。2月13日凌晨,香港葵涌货柜码头南路一个露天停车场发生3级火,31轮车被焚毁。警方初步调查显示,火警起因可疑,已列为纵火案处理。

    旺角暴乱将影响未来一段日子香港法治和社会安定。但是,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众志成城,旺角暴乱之不可能把香港法治焚毁。

责任编辑:王小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