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审判机制的有益探索
2018-01-23 08:53:23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高利红
  去年9月,河南省环境公益诉讼第一案终审落槌,维持一审判决由被告承担对生态环境进行修复的法律责任。该案依据现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审判机制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对今后河南省乃至全国范围内通过环境司法手段保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该案具体案情如下:2016年内蒙古伊东集团东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兴公司)与铜仁市铜鑫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鑫公司)签订《固废委托处理合同》。同年6月,铜鑫公司委托董建军将两车废汞触媒运到铜鑫公司。随后董建军联系一家货运部,由毛艳强、范林业驾驶货车将39.05吨的废汞触媒从东兴公司运出。2016年6月19日货车行至河南省洛宁县时,董建军带人并指挥毛艳强、范林业将所运输的废汞触媒直接倾倒至碧水源公司院内,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事故。

  2016年12月22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判决被告铜鑫公司、东兴公司、毛艳强、范林业依法承担对生态环境进行修复的法律责任。被告不服一审判决而上诉。2017年9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认定铜鑫公司、东兴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并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笔者以为,本案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审判机制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具体而言,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关于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问题。环境保护法第五十八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就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的资格问题和如何认定“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做了规定。

  在本案中,根据原告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提交的最近5年的《年度检查报告书》显示,其强调企业对环境等利益相关者应承担的责任,与此同时,开展了一系列与生态环境保护有关的宣传教育、研究培训、学术交流等活动,因此社会责任中心实际从事了环境保护公益活动且符合法定年限。其次,本案中,违法倾倒废汞触媒的行为对当地的土壤等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威胁,其所涉及的环境公共利益的维护与社会责任中心的宗旨和业务范围具有关联性。此外,社会责任中心提交了其五年内未因从事业务活动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而受到行政、刑事处罚的无违法记录声明。综上,社会责任中心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可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条件。

  纵观目前我国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提起主体往往是全国性环境保护组织,由地方公益组织作为原告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较少。本案由河南省地方性环境保护公益组织——河南省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提起,有利于节省诉讼成本,遏制环境污染侵权行为,保护生态环境。

  二是关于环境公益诉讼专家证人的问题。由于环境的复杂性、综合性、变动性导致在证明过程中会遇到大量的专业性问题,法官和当事人难以解决,需要专家运用技术手段或专业知识参与其中,以推动诉讼过程的顺利进行。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二条和《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了环境公益诉讼中专家意见的法律适用问题。

  在本案中,杨素勤、赵鹏、化党领三位专家均具有高级职称,并具有相关专业能力,属于具有“专门知识的人”。他们通过全面客观地勘查采样、采用科学的评价依据和评价方法、合理地对环境损害进行量化估算,进而做出了《洛宁县废汞触媒倾倒事件对周边土壤污染损害评价报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杨素勤、化党领两位专家出庭并接受了双方当事人的询问,法院认定倾倒废汞触媒行为造成了该区域的土壤生态环境损害,两者存在因果关系。

  由于专家证人是在事件发生之后,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依据调查研究做出的专业判断,因此,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并接受法庭的质询的证据提供方式符合直接、言辞原则和质证原则的要求,有利于辩明专家证人证言的合理性和可靠性。专家证人是我国庭审改革向当事人对抗主义理念转变的大趋势下,应对我国司法实践需要而提出鉴定人之外的专家参与诉讼的新形式。

  三是关于环境侵权归责原则的问题。在现有法律体系下,现有多部法律对环境侵权作出了规定,但这些法律背后却体现了不同事物归责原则:一是以民法通则、物权法等法律为代表,在“违反国家规定”、“超过国家标准”前提下,要求侵权人承担责任,体现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二是以环境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为代表,不要求“违反国家规定”、“超过国家标准”为前提,只要造成危害结果就要承担责任,即无过错归责原则。

  在本案中,被告将不具备危险废物运输资质的车辆上装载的废汞触媒直接倾倒至碧水源公司院内。在倾倒、存放过程中未采取防护措施,导致部分废物包装破损,危险废物散落在地。被告人的倾倒行为造成该局域范围内表层、次层土壤受到损害。该环境侵权行为应适用无过错归责原则,即只需要考虑存在环境侵权行为、损害结果以及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可成立。在适用法律上,应当将环境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作为依据。

  四是关于环境侵权举证责任分配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称《若干规定》)第四条、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了在环境侵权案件中,举证责任的分配是倒置的,即由被告人承担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在本案中,铜鑫公司作为废汞触媒的处置单位,却放任张家良以铜鑫公司名义将废汞触媒交由不具有危险废物运输资质的人员及车辆运输;东兴公司作为产生废汞触媒的单位,明知用来运输废汞触媒的车辆不具有运输危险废物资质,仍将危险废物交付运输;司机毛艳强、跟车人范林业不具有危险废物运输资质,却擅自运输危险废物,并倾倒对环境具有较强危害性的废汞触媒。在本案审理期间,其均未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进行举证,因此判决其承担环境侵权责任完全正确。
责任编辑:刘瑞红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