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努力换来双方满意
——安徽黄山中院执结亿元大案纪实
2018-07-07 10:00:48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周瑞平 陈晶 王婉婧
  “被执行人黄山新都投资有限公司已经按照和解协议履行完毕,申请法院解除对该公司的所有查控措施。”6月22日,申请执行人黄山新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洲公司)将一份书面申请送到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田丰手上。经过三个多月不懈努力,执行法官用心、用力、用情促成双方和解,终于圆满执结这起标的额达1.05亿元的案件。田丰接过申请书后,如释重负。

  诉前和解遭遇执行难新洲公司承建黄山新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都公司)开发的“新都博苑”项目建设工程。经过招投标程序后,双方先后于2013年、2014年、2016年分别签订了“新都博苑”项目一期、二期和三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6年底,三期工程封顶,新都公司尚欠工程款7700万余元。另外,新都公司因资金需要,向新洲公司借款1550万元;借款到期后,新都公司没有按约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2017年8月,新洲公司将新都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所欠工程款及逾期付款利息,并按照约定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黄山中院当即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诉前调解,双方很快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孰料,顺利的调解却未得到顺利的履行。今年2月,由于新都公司未支付调解书确认的款项,新洲公司向黄山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快速出击控财产此案立案执行后,分给田丰办理。他原是黄山中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入员额后主要承办执行案件。

  “在执行攻坚中,我们落实院领导办案制,将难啃的‘硬骨头’、难消化的‘大骨头’让班子成员承办,确保大标的额案件尽快执结。” 黄山中院院长陈严法告诉记者。

  田丰第一时间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冻结并扣划被执行人新都公司名下4个银行账户存款69万余元,同时查封其名下位于歙县的“新都博苑”项目所有未售房地产。

  由于新都公司账户余额很少,保全结果不理想。“查扣到的存款对这个大标的额案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田丰介绍说,他们查封的未售房地产,由于双方当事人之前有特别约定,新洲公司可以按照八折价格优先受偿,法院查封只是为这个约定上了一层保险,但对执结案件起到的推动作用并不明显。

  为更快更好地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田丰一方面鼓励新洲公司积极提供线索,另一方面多次与房管局、不动产登记中心等有关单位沟通,希望能够发现新都公司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经多方查找,先后冻结了新都公司其他两个关联账户,并且通过有关单位协助,查封了“新都博苑”项目所有在建工程以及已抵押房产,共计房产16幢,其中未售房屋36套、商铺19间、车库60个、杂物间219个,新都公司所有可供执行财产均被查控。

  多管齐下促和解新洲公司最初意愿是希望法院尽快处置未售房产,拿到所欠款项。得知评估、拍卖要耗费很长时间,还会产生佣金等支出,这些支出对于已经负有大额债务的新都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通过其他企业注资,促使新都公司起死回生,再支付欠款,过程更加漫长而艰难。

  “对于大标的额案件,最理想的结案方式还是希望双方能达成和解。”鉴于双方曾在诉前就达成调解协议,田丰决定与双方当事人沟通,力争执行阶段可以达成双方满意的和解协议。

  现在黄山房地产发展形势向好,比起等待注资盘活楼盘,或者是循规蹈矩进入评估、拍卖,应该还有让双方当事人都可以接受的最佳执行方案。

  有了大体方向,田丰决定先去挖掘更多促进谈判成功的底牌。首先把视野扩大到当事人范围之外,发现新都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某名下有一间价值2000万余元的酒店,便迅速抓住突破口,建议将该酒店过户到新洲公司名下,以抵偿部分执行款。

  吴某愿意用自己名下的财产去抵偿债务,足以说明新都公司想要积极履行义务的决心,为双方和解奠定了基础。

  随后,法官又多次与“新都博苑”项目在建工程的抵押权人,当地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公司、农商行等金融单位进行磋商,希望可以通过他们为新都公司争取更多的贷款用于清偿债务,完成在建工程的扫尾工作。

  法官多次召集双方进行磋商。一方面,要求新都公司在5月底前必须先给付1000万元,在6月底前将如家酒店过户至新洲公司名下;另一方面,建议新洲公司在收到1000万元的同时申请解除保全措施,使新都公司可以更快完成贷款审批手续,获得更多的资金用于清偿债务以及在建工程收尾工作。同时,双方磋商以“新都博苑”项目部分未售、未抵押的房产、车库、杂物间等均用于抵偿不足部分的执行款,为新洲公司提供更多的可预期利益。

  双方愉快地接受了这一方案,终于达成和解协议。

  由于新都公司有未如约履行调解协议的前车之鉴,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法官不断督促新都公司如期履行。6月20日,最后一笔执行款打入新洲公司账号。

  “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真的付出了十万分的努力,我们非常感动。”新洲公司代表说。

  “我们一开始担心法院会通过评估、拍卖一步步来处置我们的房产,影响在建工程,影响整个楼盘交付,但法官提出了最佳执行方案,让我们企业有更多机会回到良性循环的状态。”新都公司负责人言语中充满感激之情。
责任编辑:侯裕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