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海法院破解执行难的“三个增长极”
2018-07-29 14:28:15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金萍
  面对全国上下决战决胜破难攻坚的浩大声势,如何寻找符合当地实际的执行工作路径,实现突破?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坚持不断探索,从财产保全、联动执行、信息化建设三方面实现弯道超车,进一步理顺机制,激发活力,“三个增长极”带动整体执行工作良性循环。2018年1至6月,该院共办结执行案件4364件,同比上升52.43%,实际执行率为73.83%,案均标的清偿率为55.55%,位居宁波全市法院前列。2018年1月,该院执行局被评为全国法院先进集体。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总要先把鸟儿打下来,再讨论是红烧还是清蒸。”上任伊始,院长石坚强就对执行工作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解决执行难第一步就是要狠抓财产保全工作。”

  一子落,满盘活。2017年5月,该院诉讼服务中心设立专门的保全窗口。“与原先各业务庭自行出具保全裁定书相比,现在的方式更加集约,效率也更高。”法官朱黎明介绍说,“根据院里的要求,当天的案件当天出具裁定,当天移送保全实施组。”

  胡余秋是保全实施组的“老人”了,有着十多年的保全工作经验。“不是在保全,就是在去保全的路上”,这就是他的“生活图鉴”。

  “同事们有时会说,等到快退休了,就去干干保全,好像这是一项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胡余秋说,“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恰恰相反,保全工作是冲在第一线的,往往事态紧急,需要第一时间处置,尤其是动产的保全查封,并不是单纯的张贴封条,更需要讲究方法。”

  “这个案子一周前来申请保全的,今天就来申请解除了。”胡余秋指着桌面上的一个案卷材料说。

  林某与陈某原是好友,今年5月,林某将陈某诉至法院,要求归还本金和利息100多万元,并申请了财产保全。当天,胡余秋来到陈某正在经营的洗车场表示要对现场的设备进行登记造册,予以查封。

  起初,陈某有抵触心理,“一共就借了他50多万元,我利息都付了20多万元了,现在竟然还要告我还100多万元。”陈某有些激动,“你看我这里就这么几项设备也值不了这么多,我没办法,还不了!”

  “如果你愿意,大家可以坐下来调解的。你看,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还在经营,生意也还能维持,要是真的拍卖,那你这洗车场经营这么多年,贱卖了,你也心疼的吧。”胡余秋缓和了一下气氛,继续说道:“你看,我们俩年龄也差不多,你儿子多大了?”“25岁?那过几年该讨老婆了。”“现在我们惩戒失信被执行人力度是越来越大了,以后是真的寸步难行了,你总得为孩子考虑考虑吧。”一番话下来,陈某沉默了。

  就在开庭前一天,案件承办法官接到陈某的电话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

  “通过执行前置,一并解决被告难找、被告财产难控等诸多诉讼问题,提高调解自动履行率和债权实现率,以保全促调解、促审判、促执行、促廉洁,进而促诚信、促进美丽宁海的建设。”这是石坚强一直以来主张的理念。

  搭建财产保全责任保险服务平台,建立“小风险免担保”机制,专门制定出台关于财产保全工作的规定,在全院形成较为统一的保全工作操作模式;同时,该院撰写的“关于民商事案件财产保全创新实践的调研报告”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院调研》上发表。

  2018年6月,该院民商事结案中财产保全率达18.30%,位居全省法院第一位。以2017年第四季度为例,诉前保全案件未进入诉讼程序以及进入诉讼程序后撤诉、调解的占到诉前保全已结案件的64.12%,高出同期民商事案件调撤率14个百分点。

  “不破楼兰誓不还”

  大年二十八的晚上11时30分,一辆警车开进院内,仔细一看,原来是法院联合公安布控抓获到了被执行人。

  当晚是春节放假前最后一夜,院里组织了简朴又不失热闹的联欢会。9时20分,执行干警陈利杰刚刚结束了合唱,走下台,备勤手机就跳出一条布控信息“发现被执行人胡某在动车站”。

  妆未卸,警已出。匆匆换了衣服来不及卸妆,陈利杰立即赶往车站,将准备坐动车前往金华的被执行人胡某抓获,两个多小时之后,最终将胡某送看守所司法拘留。谁知,这边刚回到院内,就又接到一通举报电话,这时已经是晚上11时30分,而执行人员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今年4月,执行局和人民法庭联动开展“执行风暴”行动。

  王某两夫妻是一系列民间借贷案件的被执行人。该系列案共有当事人25名,12件已进入执行程序,另有13件尚未进入执行程序。原告方人数众多,情绪激动,如若处理不当,易造成不稳定因素。

  今年5月初,执行人员发现王某夫妻有十余万元征迁款可分配,立即将两人征迁款予以冻结。

  翌日,该院执行局局长张冬娣带队联合桥头胡人民法庭共同做双方工作。然而,该系列案欠款总额为150余万元,20多名当事人围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现场有些混乱。考虑到王某的儿子也能获得部分征迁款,张冬娣决定分头做工作,从王某的儿子先入手,“你父母现在这种情况,相信你作为子女也不愿意看到,既然你现在有这个能力,希望能共同来解决。”王某的儿子是名退伍军人,一番思想工作之后,爽快地表示,愿意从补偿款中拿出60余万元。

  之后,张冬娣与其他申请人协调和解方案,直至傍晚18时,最终达成和解协议,走出法庭时,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嘶哑。“毕竟从法律层面来说,能够执行的是王某两夫妻,而且,王某两夫妻年龄也都已经比较大了,就算司法拘留恐怕也要结合实际身体情况。”张冬娣觉得,目前的方案能更多的保障申请人的权益。

  夜间抓捕、凌晨执行、错峰执行、周末突击,这里的法官不打烊,开启了集中执行的常态化模式。

  凌晨6时,三辆警车分成三组陆续驶出法院,这次是联合西店人民法庭集中执行。

  “法官,邬大就在家里,我一早就盯着,他没有出门过,你们快点来。”申请人戴某大清早就给案件承办人彭聚儒打来电话。邬大是一起民间借贷案件的被执行人,此前,承办人多次联系均未果。“这次行动,我们提前排摸了20多件案子,确定方案,规划路线,确保取得最大效果。”彭聚儒介绍说。经过协商,邬大当场支付了执行款10万元,剩余8万元由其儿子担保,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朱可望是一名刚到执行局的新人,这次活动被安排到外勤组,主要负责张贴失信、限高决定书和送达传票,虽然是初夏,天气却异常闷热,但是,朱可望并不觉得辛苦,他兴奋地说:“我们这次基本把西店的几个大村都跑遍了,当地群众围观和谈论的也很多。一天下来,我们一共执行完毕2件,撤回申请、和解4件,传唤到庭6人,送达传票26人,履行到位金额30多万元。”

  “九万里风鹏正举”

  “为什么冻结我的积分?”一打开系统,执行局内勤章立云就看到系统内的这条留言,她在留言下回复:“因您在法院有执行案件尚未履行,已被纳入失信黑名单。”

  今年3月,该院执行指挥中心正式上线运行“流动人口量化积分申评系统”。该系统主要是为在该县居住的流动人口提供积分申请,并通过积分申评,向应用单位申请相应的优质公共服务和便利。章立云负责每天审核,如申评人员存在不良信用记录,欠薪或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行为的,积分予以冻结。截至目前,已审核3807条流动人口信息。

  该院率先在全省法院实现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作,目前,指挥中心已创新接入“一室、两专线、三平台”。“一室”即法院会商室、视频提审室,“两专线”即不动产查控专线、车辆查控专线,“三平台”即基层社会服务管理系统平台、浙江省全程电子化登记平台和流动人口量化积分申评系统。今年1至5月,通过执行指挥中心实现不动产在线查封312次,车辆查封255次,审核外来人员2570人次。

  2017年12月,60余名县人大代表走进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参观执行办事大厅,观看执行人员回传到指挥中心的执行现场画面,切身感受执行信息化建设。“这样就方便很多,很多信息资源都整合集约到一起,既节约了司法资源又能高效办案。”现场一名人大代表感慨地说。

  今年6月,宁海县委政法委牵头26家成员单位及各乡镇街道召开全县执行攻坚会议,就当前执行协作机制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并就诸多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

  “在县委和各成员单位的大力支持下,从不动产查控网络专线、被执行人纳入网格化管理到公共资源交易领域建立失信联合惩戒机制,从被执行人远程视频提审、水电气协作机制到县域内金融机构网上查、冻、扣一体化,‘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大格局正在日渐完善。”该院副院长高为民表示,“下一步,我们将努力推进各方协作,构建执行协作长效机制,共同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与此同时,该院借助宁波中院打造的覆盖两级法院的“移动微法院”平台,利用人脸识别、远程音视频等技术手段,开启“移动执行”新模式。

  “麻烦法官帮我打下老板电话,还差355元,上次给我的17万元是手机转的,就转那个账户好了。”申请人陈某在“宁海移动微法院——执行大厅”内对执行人员林炎达说。

  陈某是一名工人,在宁海一家家具厂做工。一次操作机器过程中,陈某的右手指被机器冲压,经鉴定,造成6级伤残。后经劳动仲裁,该家具厂应赔偿陈某医疗费等各项损失30余万元。家具厂上诉后被驳回。由于该案在仲裁后就已经申请了保全,执行立案后,执行人员迅速扣划了被冻结的款项。

  随后,执行人员引导陈某通过人脸识别进入“宁海移动微法院”,并将送达回证、扣款回单等通过平台上传,陈某通过移动微法院给执行人员留言,电子签名予以确认。

  44岁的湖南人义某在宁海打工多年,2016年,义某被王某驾驶的货车撞伤,造成二级伤残。“这是一起典型的“执行不能”案件,被执行人王某是个外来务工人员,无财产可供执行,客观上已经没有履行能力。”执行人员介绍说,“为解决申请人实际困难,我们决定给予义某司法救助。”

  由于义某人在湖南且行动不便,在执行人员的指导下,最终通过“移动微法院”电子签名完成司法救助申请相关材料。
责任编辑:王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