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良知 敬畏法律
2018-08-17 09:52:44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谢可训
  只有经过各偏其私的两造律师之间的对抗和制衡,才能最大限度地揭示事实真相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法官和律师都应当互谅互敬,求同存异;守住底线,达成共识。

  法官和律师,分工不同,各司其职,但“皆为职业法律人”,构建良好的司法生态环境,推动法治中国建设,需要法官与律师之间的良性互动。

  法官主导司法程序并作最终裁判,代表公权力,故应秉公心而为公断。律师代表私权利,对己方当事人有所偏私也无妨。客观中立的法官和有所偏私的律师角色定位不同,但一正一奇,相辅相成,共同推动个案中公平正义的实现。要成就优良法治之百年伟业,法官和律师当然一个都不能少。

  首先,只有经过各偏其私的两造律师之间的对抗和制衡,才能最大限度地揭示事实真相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魔鬼辩护并不使律师成为魔鬼,因为魔鬼也有依法为自己辩护的权利,所以西谚有云:“Givethedevilhisdue(对坏人也要公平)”。其次,在两造律师之外,尚有法官执两端而居中裁判,坐镇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口。律师可以偏私而法官不能,倘若法官公器私用势必扭曲整个司法体系。第三,法官和律师分工而合作。法律是排除了极端情感的理性,而对话是一种理性的交流方式。法庭是流淌机智但不流血的战场,在唇枪舌剑中展开没有硝烟的战争。法庭具有高度的对抗性,但这种“口舌之争”却是迄今文明进步的高度体现,没有法庭的存在,社会矛盾就只能以“铁与血”的古老方式来解决。不过,法庭上的对抗仅限于两造之间,法官可以也应当是相对超然的。须知法官是因为公正而权威,而不是因为权威而公正。如果身披法袍的法官有意无意地介入两造之间的纠纷,或隐或显地扮演帮助一方对抗另一方的角色,则不仅过分,而且可疑。因而,法官对律师不能有傲慢和偏见,不能有“我敲槌我说了算”的傲慢,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律师则不能把偏私变成偏激和偏执,宽以待己苛以责人,一胜诉便自夸业务精湛水平了得,一败诉便抱怨法官是非不分枉法裁判。

  就像说话声音大的未必有理,手握权力者也不可能一贯正确。正因为没有人掌据全部真理,利益攸关者之间的沟通对话才至关重要。而只有秉持平等和理性的原则,这种沟通对话才可能真正有效。只有通过思想市场上的自由竞争,正确的观点才能脱颖而出。在法庭这一理性的沟通平台上,不同的视角、经验和立场藉交锋对抗而相融互补,有助于克服盲人摸象式的狭隘而尽可能地抵达真理和真相。

  互谅互敬,求同存异。案多人少压力大是法院的现状,法官手头最不缺的就是案件。但对律师来讲,一个案源就意味着一笔财源,案子不妨多多益善。静心细想,各有各的难处。同为法律人,对同仁的尊重,就是对法律职业本身的尊重,进而也是对自己的尊重。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除在专业问题上的观点之争外,不同的职业定位也常导致不同的思维取向。法官希望能尽快案结事了,律师要的是胜诉和讨说法。差异的存在本身并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这些差异元素如果不在法律框架内经过相互碰撞、牵掣和调协,客观公正的司法产品就无法陶铸生成。因此,法官当不抱成见虚怀若谷,倾听不同的声音并对合理的见解从善如流。律师需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说服法官,但无权要求法官对自己的意见无论合理与否一概采纳。

  鉴于权力对于权利的天然优势,此处要特别强调对权利的尊重。对于律师依法行使代理权,法官宜采取非必要不干预的原则。法官应具备权力行使的边界意识,让公权力止步于私权利的外缘,尊重律师依正当程序享有的一切合理使用的权利。

  守住底线,达成共识。其实,法官也好,律师也罢,身为法律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基本的职业操守,不能忘记法律的底线和做人的底线。法官以法为先,应唯法是从,析疑断案仅“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律师律字当头,也要严格自律,不能一切向钱看,为求胜诉无所不用其极。倘若良心底线失守,权钱交易大行其道,打官司沦为打关系,专业技能将不复有其存在价值,“劣币驱逐良币”等乱象也就在所难免了。

  人心七窍玲珑,案件事实各异。法官和律师虽然“皆为职业法律人”,却不能奢求他们在每一件案件的所有问题上都达成一致,但不言而喻的是,两者同样有着对公平正义的孜孜以求。至于公平正义如何能得以实现,相信两者间也能达成如下的基本共识,即每一位法律人在践行司法活动的过程中,都应始终怀揣对自我的克制、对同仁的尊重、对良知的坚守和对法律的敬畏!

  (作者单位系上海政法学院)
责任编辑:刘泽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