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执行难 江山四手联弹协奏曲
2018-10-15 10:24:36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周凌云 周志昂 周张润
  “执行难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必须建立健全执行联动机制,强化多部门联动、多部门协作,形成合力予以破解。”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代院长谢炳连介绍说,该院以“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为目标导向,积极构建“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政协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执行工作大格局,最大限度凝聚“朋友圈”的智慧和力量,在破解执行难的舞台上四手联弹,演绎了一首首“1+1>2”的协奏曲,受到当事人及社会各界好评。

  ■联网公安机关查控人和财产

  “贵院提交网上布控的被执行人徐某及其名下车辆均已成功控制……”2018年5月8日上午9时许,江山法院执行110的电话急促响起,那边传来了江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城区中队提供的好消息。

  随后,该院执行110值班干警联系了案件承办人李新涛,并一起驱车前往交警办公地点,第一时间完成了被执行人及其车辆的转移交接手续。

  2012年3月6日,徐某到江山市某汽贸公司处赊购了一辆价值8万余元的汽车,书面承诺在次年2月6日前还清车款,逾期自愿承担支付利息等法律责任。此后,徐某一次次承诺却又一拖再拖。2015年8月6日,汽贸公司提起诉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徐某收到传票却拒不出庭,江山法院经缺席审理,依法判决支持了汽贸公司的请求。案件很快进入了执行程序。

  2016年1月29日,在李新涛的主持下,徐某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分期还款的执行和解协议。

  “按照协议,所有欠款应当在2016年12月还清。”李新涛回忆道,徐某虽陆续履行了部分欠款,但对尾款1.8万元又打起了“拖延战术”。经多次催促无果后,李新涛将被执行人徐某及其名下车辆“打包”,一并提交公安机关进行网上布控。

  不到一周,与法院玩躲猫猫的徐某在处理违章时被交警依法留置。眼见再没借口拖延了,徐某这回乖乖付清了剩余欠款。

  “被执行人难找、名下动产难控制,这些都是制约执行工作开展的瓶颈,而通过与公安机关的联动,帮助我们找到了一大批长期‘潜水’的‘老赖’,执结了一批陈年老案。”江山法院副院长夏士盛介绍说,该院与江山市公安局联合出台的《公安机关协助法院执行工作的若干问题规定》,对公安机关协助法院查控被执行人、查扣车辆以及参与强制执行、开展被执行人送拘后社会矛盾化解等的操作流程作了详细规定。

  “在执行实践中,我们常常碰到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却宁可进拘留所也不履行的情况。此时,拘留期间就变成了执行的‘黄金期’,管教民警的作用发挥对案件的走向就至关重要。”许多执行干警坦言。

  2016年,江山法院执行干警郑智华承办了一起金融借款纠纷案,经调查发现被执行人何某名下没有可供执行财产,且人已去日本务工,案件不得不暂时搁浅。2018年8月初,通过公安出入境系统得知被执行人何某已经回国,郑智华立即向公安机关提交了网上布控申请。

  当月10日,乘坐火车出行的何某被义乌铁路派出所成功控制,并带回江山。面对郑智华耐心的释法说理,何某却一个劲儿哭穷,称“赚的钱都还其他债了”,最终因拒不履行被司法拘留。

  拘留期间,管教民警多次做何某的思想工作,终于使其幡然醒悟,主动表达了还款意愿:“我的钱没存银行,放在了随身携带的旅行箱里。”原来,何某将在日本打工赚的钱都藏在旅行箱里随身携带,藏匿得非常隐蔽。

  还清了拖欠两年多的银行借款后,何某提前走出了拘留所。不过,何某因有能力履行却故意隐匿财产规避执行,被另行处以2000元罚款。

  “如果没有网上协助布控机制,被执行人很难找到;如果没有管教民警协助做思想工作,这笔钱还真挖不出来。”亲身体验了与公安机关联动机制的多重功效,郑智华不禁点赞道。

  ■联络执行网格员查下落、做工作

  2018年5月18日,在江山法院会议室内,一场执行网格员座谈会如期举行。与会的执行网格员们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围绕当前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过程中如何协助法院找人查物建言献策。

  “我们的执行网格员来自基层一线,有乡镇干部、人民陪审员、特邀调解员等,他们覆盖面广、社情民意熟,对法院而言就是‘千里眼’‘顺风耳’。”江山法院执行庭庭长何旭表示,通过织就执行联络网,执行网格员在协助执行送达、查找被执行人、协助调查、协助做思想工作等事项上及时沟通、积极作为,拓展了执行工作格局,延伸了执行职能,成为法院执行的“得力帮手”。

  “我们之前诉讼时也了解过,被执行人找不到,家里也没有啥财产,申请强制执行只是走一下法律程序试试看。没想到,还是法院有办法。”2018年5月21日,在承办人吴俭的主持下,被执行人范某的父亲代为履行了6000余元信用卡透支款,申请执行的某银行代理人翟某惊呼“没想到”。

  吴俭介绍说,当初接手这个标的额只有6000余元的信用卡纠纷“小”案件时,认为对于被执行人范某而言,这么点钱,银行存款查一查、冻一冻、扣一扣,最后轻轻松松结案应该是小菜一碟。不成想,范某名下的银行账户余额为零,更别谈其他可供执行财产了,提交公安网上布控也杳无音信。

  “这个结果让我大跌眼镜。”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案件执行却没有任何进展,吴俭的眉头锁了起来。

  被执行人家在离市区30公里的张村乡,行踪及财产都难以掌控,工作经验丰富的吴俭十分清楚,要想扭转当前的被动局面,势必要想办法扩大信息渠道。这时候,他想到了如果借力执行网格员,应该对该案更快更好执结大有裨益。想到就马上落实,吴俭当即与张村乡的执行网格员柴元德取得联系。

  “我调查过了,听说范某未婚先孕,与家里联系不多,人具体在哪里也不清楚。”两天后,柴元德及时向吴俭反馈了解到的信息,并沟通了下一步的执行思路,“别急,我再联系村干部,一起做一下被执行人父亲的思想工作。”

  又过了几天,柴元德再次给吴俭打电话,相比第一次,这次是更好的消息:“我上门跟被执行人父亲谈了一次,向他介绍了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失信对他女儿今后生活的影响,他最终同意代女儿偿还这笔欠款。”

  “这个案件从立案到结案,总共用了不到20天时间,执行网格员功不可没。”吴俭说道。

  “我们依托并整合基层网格组织、网格员资源,实现涉执行矛盾纠纷的多元化解,这也是新时代‘枫桥经验’在执行领域的生动实践。”何旭介绍说,在涉邻里纠纷、家庭纠纷类“骨头案”“钉子案”的执行过程中,执行干警与执行网格员联手发力,有效确保了案件执行的案结事了。

  据统计,2018年以来,执行网格员共协助查找被执行人财产和下落2000余次,协助送达执行法律文书1000余件,协助化解涉执矛盾纠纷200余起。

  ■联合主管部门约谈公职被执行人

  “我保证在一个月内将房屋腾空,交由法院处置。”2018年9月12日上午,在江山市公职被执行人失信约谈专项行动现场,被约谈之后的江山市某单位公职人员黄某当面承诺道。

  此前,被执行人黄某将年迈的父母从老家接来,安置在设定抵押债权的待处置房屋中,借此给法院腾空房屋设置障碍,拖延执行。

  当天,10名因尚未履行裁判文书确定义务的公职人员,集体接受了江山市纪委、监委、组织部以及江山法院的联合约谈。在现场,公职被执行人所在单位纪检监察部门负责人受邀到场监督,江山电视台派员进行跟踪采访报道。

  在约谈中,江山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徐小强要求公职被执行人积极配合,尽快履行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而江山市委组织部公务员管理科科长毛海丽则提醒各公职被执行人,如若再消极懈怠,将会视情采取组织处理措施。

  经过约谈,其他公职被执行人的态度也像黄某一样,主动配合,纷纷作出书面还款承诺,并当场提交了具体还款计划。

  “公职人员身份特殊,社会关注度高,如果出现社会上俗称的‘官赖’,势必影响到司法公信力和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因此,对这类涉公职人员案件更应该联合相关主管部门,设置多重‘高压线’,戴上多个‘紧箍咒’,多维度‘亮剑’,最大限度化解执行难题。”江山法院执行局局长周海林介绍说,2018年7月10日,该院联合江山市纪委、监委、组织部,共同发布了《关于对特定身份主体被执行人案件依法开展专项执行行动的通知》,建立了多部门共同参与的公职被执行人约谈协作机制。

  按照《通知》要求,法院将公职被执行人信息情况向其所在的党组织、单位、纪检监察、组织人事等进行通报,由责任单位组织开展一次失信约谈,督促其自觉到法院或向申请执行人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根据《通知》规定,对逾期不还或未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的,组织人事部门和责任单位在提拔任用、评优评先中予以一票否决,对情节严重的视情予以停职、免职;纪检监察部门视情追究相应党纪责任;法院则将依法采取公开曝光、罚款、拘留等强制执行措施并及时启动财产处置程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除此之外,法院还将定期向社会公布公职被执行人履行义务情况,同时公开举报方式,接受公众监督。

  “通过党纪国法的同时发力,督促公职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定义务,许多公职被执行人主动要求摘掉‘官赖’的帽子。”周海林表示,这样的局面让人欣喜。

  据统计,截至目前,接受约谈的公职被执行人13人,全部履行及执行和解34件,承诺限期自行腾房5件,案涉标的额336万余元。

  “借助已有的执行联动机制,我们的执行工作尝到了许多甜头,实现了执行效率和执行效果的双赢。”谢炳连表示,该院将进一步健全完善执行联动相关机制,尽力为执行工作争取更多的外力支持,切实提高执行到位率,实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

  这样的“朋友圈”聚得越大越好

  长期的司法实践证明,执行工作单靠法院一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与配合。诸如“独脚难行,孤掌难鸣”“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等古训,也淋漓尽致地诠释了执行联动机制的重要性。

  在采访中,笔者了解到,江山法院在执行联动机制建设方面确实动了脑筋、想了办法:早在2016年,该院就积极争取党委、政府对法院执行工作的领导和支持,江山市委、市政府联合出台了《支持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实施意见》,推动构建覆盖全市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

  除了文中提到的相关联动机制外,该院还与三大运营商建立涉执当事人通讯信息协查机制,与供电公司、住建局建立停电、停水、停用管道燃气执行协作机制,与当地电视台、传统纸媒、网站等媒体联袂强化“执行难”和“执行不能”宣传……在江山法院的执行局微信群里,执行联动机制“立功”的喜报频传,鼓舞人心。

  套用流行词汇打个比方,法院借力,就是找“朋友”,而建立执行联动机制,就是创建“朋友圈”的一个过程。江山法院在破解执行难的过程中,通过创建一个个“朋友圈”,善用巧用“朋友圈”的力量,无论在瓶颈突破、僵局破冰,还是舆论造势等方面,都为案件的最终执结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众所周知,“基本解决执行难”是场硬仗,不容任何退缩,不容任何闪失,决战必须决胜。笔者以为,要想更快更好地以最小化投入夺取攻坚战役的最大化胜利,法院应该结交更多有价值的“朋友”,将“朋友圈”聚得越来越大,在破解执行难的道路上勠力同心、披荆斩棘。
责任编辑:魏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