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当班|90后民警不能回家过年 母亲鼓励他安心值班
2019-02-13 15:22:54 | 来源:中国青年网 | 作者:谢冰林 李嘉雯
  2月4日是年三十,家家户户团圆之日,然而汉阳近千名民警、辅警要放弃与家人团圆的时光,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为百姓执好勤,站好岗。

  如果你是一名警察家属,接到对方打来的“不能回家过年”的电话,你会怎样回答?

  这个电话没有预告,没有排练,长江日报随机请民警打给家人,并用视频记录下了家人们的反馈……

  新婚民警春节值守,什么也比不上老百姓的安全

  1月19日,汉阳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孙晨新婚。与妻子同过的第一个春节,就不能陪在她身边,孙晨心有愧疚,犹豫了片刻,才拨了这通电话。

  得知孙晨不能回家过年,妻子有些失落,埋怨对方说话不算话,然后就一直在提醒他,多带点衣服,照顾好自己。

  对于孙晨来说,大年三十不能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已是常态。每年春节,汉阳区都会举办重要的文化活动,无论是市民还是游客,春节都会来汉阳游玩,面对巨大的人流量,汉阳分局会加强警力的安排,确保大家的平安。

  作为值守民警,从腊月二十七开始,孙晨和同事的工作量已经开始逐渐增加了。轮班步行巡逻或定点执勤站岗,午饭、晚饭都在设置的执勤点或者巡逻车上解决,对于他们来说,节假日和平时的工作日相比,反而更加忙碌。

  “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当看到大家平平安安逛汉阳的时候,这份平安里面有我们的付出,也是我们的荣誉。”

  21年没回家过年,谈起女儿背过身抹眼泪

  周明朝是汉阳区公安分局钟家村警务站的一名110民警。2019年是他从警的第21年。今年的大年三十,他像往年一样,继续坚守岗位,守护市民平安。

  周明朝打电话给妻子的时候,妻子正带着3岁半的小女儿在外玩耍,接电话的是大女儿。面对父亲过年不能回家,她已经显得非常“淡定”。

  周明朝告诉长江日报记者,自己的家离执勤的地方并不远,但就算大年三十所有人都在团聚的时候,自己还是要站在这里。周明朝说,自己的大女儿已经15岁,小女儿3岁半,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在家陪女儿过年。说到这里,周明朝说不下去了,背过身悄悄抹了抹眼泪。

  “春节不能陪伴家人,这么多年年年如此,家人也习惯了。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就意味着选择了奉献。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人,这也是值得的。”周明朝说道。

  90后新警不能回老家过年,父母鼓励安心值班

  90后李亚运是河南人,2018年11月刚刚参警,现在是鹦鹉街派出所的一名巡警。越是到节假日,警务人员越是忙碌。第一次春节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他有些放心不下老家的父母。

  拨通了电话后,父亲对儿子的工作非常理解。小李说,“过年不能陪你们了,跟你们说一声”,爸爸却说:“不用说的,你去吧。工作没办法的。”

  因为放心不下,电话中,小李一直叮嘱父亲少喝酒,注意身体。

  与李亚运一样,新警王潮今年春节,也不能回老家黄冈和父母团聚。

  不忍心听到妈妈失望的声音,王潮发送了一条“不能回家”的短信。尽管充满了不舍,妈妈还是对公安的工作表示理解。

  “ 节假日的工作往往比平时更加繁忙,疏导游客,检查消防安全设施,接处警,处理纠纷。”王潮说,选择了警察这份工作,往往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时间,比别人多了一份坚守,比别人少了一份家人团聚的时间。

  除夕夜夫妻并肩值守,孩子想和父母吃顿团圆饭

  汉阳区公安分局翠微所民警周曼的丈夫张博也是汉阳分局的一名民警。两人结婚十多年来,每年的除夕、初一都在值班,夫妻俩可谓是“每逢假日必值班,你值班完我上岗”。

  周曼说,让他俩觉得特别愧疚的就是对家人的照顾实在太少了,儿子8岁了,几乎都是老人在帮着带。

  拨通老人的电话,简单的交代后,听筒中传来稚嫩的声音:“妈妈,我想你和爸爸回来,陪我过年。”

  提到过年一起吃个团圆饭,周曼说,虽然已经习惯了,互相理解对方,但是作为一名母亲,谁不想一家人能在一起过个除夕吃个团圆饭。儿子每当过节的时候就会问,为什么不是今天爸爸值班,就是明天妈妈值班,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睡觉的时候,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

  记者手记:

  采访当天是腊月二十九,在这样的日子,长江日报随机采访了10多位民警,他们有的通过电话,有的通过微信,有的通过短信告诉家人,今年的春节,他们又将失约。面对家庭的团聚和岗位的坚守,他们毅然选择舍小家顾大家。

  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意味着付出、责任。有人说,作为警察家属,很幸福,因为很有安全感。也有人说,警察家庭不幸福,因为他们无暇顾及家人。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两个小时的采访,我深刻地感受到,正是因为他们的奉献和舍小家顾大家的牺牲,让我们得以安心岁月静好,阖家团圆。
责任编辑: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