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司法为民之路
——人民法院多元化纠纷解决和诉讼服务工作综述
2019-06-13 18:55:12 | 来源:中国法院网 | 作者:孙航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政法工作提出的明确要求。

近年来,人民法院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多元司法需求,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着力打造现代化诉讼服务体系,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的“中国经验”正日渐成熟,人民法院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实际的司法为民创新发展之路。

一个大格局:开展多元纠纷解决力量总动员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会治理的最好办法,就是将矛盾消解于未然,将风险化解于无形。

人民法院全面落实总书记要求,紧紧依靠党委领导,将“诉源治理”融入社会治理和平安建设,着力推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整合多元化解资源力量,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矛盾纠纷预防与化解大格局。

目前,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安徽、山西、陕西、辽宁等多地法院主动争取党委、政法委、综治部门及政府相关部门支持,拓宽纠纷解决渠道,构建起集人民调解、行业调解、行政调解、律师调解、法官调解于一体的立体化、全网式多元调解工作格局。

人民法院正积极发挥司法引领推动作用,开展多元纠纷解决力量总动员。北京法院依托北京多元调解发展促进会,整合94家行业专业性调解组织,形成了覆盖不同行业领域、不同纠纷类型的纠纷化解体系。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联合区政府成立“行政争议调解中心”,建立部门联动机制共同化解行政争议。海南省三亚法院整合调解资源,形成旅游警察支队、旅游巡回法庭、旅游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和行政执法部门“四位一体”的监管机制。

以新时代“枫桥经验”为指引,人民法院将诉前矛盾化解延伸到基层群众身边,推动社会基层治理现代化——

河北法院依托“一乡一法庭”建设,建构起全方位、多层次、综合性的基层社会矛盾纠纷化解网络体系。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龙山人民法庭大力推进“引导分流+办案指导+参与治理”的综合工作模式,形成了以“村镇先调、法庭兜底”为亮点的“龙山经验”。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动延伸人民法庭职能,培育发展“五老”调解员、说事评理员等民间新乡贤,推行以社会自治手段化解民间纠纷的“五老”调解和“说事评理”机制。江西省寻乌县人民法院充分运用客家乡土文化,推进乡村治理自治、法治、德治融合,探索出联村共治、法润乡风的“寻乌经验”。河南省登封市人民法院建立“封调禹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17个乡镇街道和300多个乡村社区建立调解中心和调解工作站,年化解案件7000多件。

在内蒙古、新疆、青海、云南、广西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人民法院推行符合少数民族特色的调解工作法,加大双语法官的培训培养力度,运用民族风俗化解矛盾,邀请人民调解员深入田间地头、牧区农场办案,为偏远地区群众提供服务,就地化解矛盾纠纷。

一种新手段:以信息化推动诉讼服务智慧升级

近日,辽宁大连罗东宇律师向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寄来感谢信。他在鼓楼区法院体验到一站式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获得法官专注耐心的解答,让他印象深刻。

近年来,全国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提出的系统化、信息化、标准化、社会化“四化”建设要求,大力推进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目前,全国3450家法院建成诉讼服务中心,集庭审外的辅助性、事务性、服务性工作于一体,基本形成诉讼服务大厅、诉讼服务网及移动终端、12368诉讼服务热线“三位一体”工作格局。

24小时自助法院、电子阅卷室、导诉机器人、诉讼辅导机、诉讼风险评估机、便民服务自助终端等设备已成为大多数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的“熟面孔”。在科技创新引领下,人民法院全面促进诉讼服务工作与现代技术深度融合,以互联网思维、信息化手段、大数据技术推动诉讼服务智慧升级。

目前,全国超过80%的法院已开通网上立案服务,超过50%的法院支持当事人自助立案,超过30%的法院可以提供跨域立案服务。

重庆法院整合网上诉讼服务功能,开通“易诉”平台和“重庆易法院”手机APP,将线上服务功能增至100余项,凭借一部手机、登陆一个系统,可通办全市法院各项诉讼事务。山东法院推动诉讼服务向网上转移,中基层法院普遍设立自助服务区,打破8小时工作限制,当事人可自助办理立案、交费、信息查询、文书打印等25种业务。天津法院推进全市辖区内跨域立案,依托法院自助服务一体机和诉讼服务网,打造京津冀半小时立案圈。贵州27个中基层法院开通诉讼服务APP,12个法院开通手机网上立案和诉讼费缴退,推动诉讼服务向移动终端拓展。浙江微法院集群依托微信为社会公众和当事人提供30多项诉讼服务,实现诉讼服务事项跨区域远程办理、跨层级联动办理、跨部门协同办理。

信息化让诉讼服务变得触手可及,让人民群众对司法公开和司法效率的期待有了实现路径,让人民群众获得感更加直接、更加实在。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运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首创诉讼材料人机交互“云柜系统“,当事人通过“云柜系统”递交材料,流转信息即时通知,流转过程动态跟踪、全程留痕。江西法院依托收转发E中心,实现了二维码快速立案、网上立案、跨域立案、材料收转、电子送达等全流程服务。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建成区块链取证等服务系统,实现了诉讼服务迭代升级。

服务人民群众的同时,诉讼服务中心建设也在切实为法官减负。依托诉讼服务中心,各地法院推动审判辅助事务集约化、社会化建设,将分散在各个部门、各个环节影响诉讼程序和审判效率的辅助性、事务性工作集中到诉讼服务中心,借助社会力量,整合资源,最大限度减轻法官负担。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湖里区人民法院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置司法辅助中心,专门负责送达、排期开庭、保全、调查取证、鉴定等工作,将审判辅助性工作从法官身上剥离出来。湖北法院研发运用电子卷宗智能服务系统、综合送达系统等信息化设备,依托人工智能、大数据平台推动辅助性工作集约化办理。

一个“门诊部”:让纠纷快速化解在诉讼服务中心

“深化诉讼制度改革,推进案件繁简分流、轻重分离、快慢分道。”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人民法院应对案件数量上升指明了发展方向。

人民法院坚持改革创新,大力推进“分流、调解、速裁、快审”,让诉讼服务中心成为快速解纷的一站式“门诊部”。

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操作规程(试行)》,全面开展“分流+调解+速裁+快审”机制改革。两年多过去,全国法院已普遍在诉讼服务中心建立诉调对接中心,组建速裁审判团队,对简单的民商事案件快立、快审、快判,诉讼服务中心繁简分流功能得到强化。

截至2018年底,全国各级法院设置专门的诉调对接中心2700多个,全国法院诉前化解案件171万件,立案后调解案件120万件,在诉讼服务中心通过速裁、快审机制解决案件175万件。

全国各地的探索也在进行着——

湖南全省125家基层法院全部建立速裁团队,今年第一季度一审案件简易程序使用率达71.5%。吉林全省93家法院均配备程序分流员,建立递进式案件过滤通道,去年以来,全省法院一审民事案件调撤率52.6%,简易程序适用率达到82.3%。上海法院积极延伸诉调对接职能,探索诉调对接领域从单一民商事纠纷逐渐向行政、刑事附带民事及执行和解拓展,实现矛盾纠纷诉前化解领域全覆盖。

广东法院推进线上诉调对接中心建设,建成全省统一多元化纠纷化解网上平台,实现全流程信息化、事不出网一站式化解纠纷。浙江法院将“分调裁审”与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建设相结合,实现基层法院多数案件在立案调解和简单速裁快审阶段得以解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研发“分调裁一体化平台”,案件繁简分流系统采取“电子+人工”方式,对案件繁简情况自动识别、精准分流。四川法院积极开展在线解纷调解试点,借助微信等实时通讯工具进行在线调解和司法确认,切实减轻人民群众解纷负担。

“要把体现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愿望、维护人民权益、增进人民福祉落实到依法治国全过程。”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引领着人民法院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深入践行司法为民宗旨。

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现代化诉讼服务体系建设,不断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司法需求,在这条中国特色的司法为民之路上,人民法院正广泛凝聚智慧,昂首跨阔步前进。

责任编辑:刘泽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