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登绝顶我为峰
——追记海南海口龙华区法院新坡法庭原庭长吴育海
2019-06-11 08:35:22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白龙飞
图为吴育海生前在龙华区法院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办公。 资料图片
  一天开了四个庭,书记员裴婷婷在庭审记录时扭头与吴育海交流的间隙,发现他下嘴唇发黑,眼睛没有丝毫神采。庭审结束后裴婷婷劝他赶紧回家休息,他笑笑说:“只是有点累,没事的。”这是裴婷婷最后一次与吴育海对话。

  2019年3月4日晚,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新坡人民法庭庭长吴育海白天在开过四个庭后,晚上在家加班写判决书时因心脏原因导致猝死,生命定格在47岁。

  “就在前几天,他还到我办公室请示休假的事,但因手头上的案件比较多,他自己提出忙完这几天再休息,没想到就倒在了岗位上……”回想起这位得力干将,龙华区法院院长钟文渊深感痛心。

  认真负责的办案能手

  6月3日上午,面对记者的采访,吴育海的妻子还未开口,就失声痛哭起来。吴育海的妻子是一名检察官,特别能够理解丈夫的日常加班,“阿海加班比我多,常常很晚了还在忙,我就倒杯热水给他端过去”。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她仍不愿意接受丈夫离开的事实。她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一下班就一头扎进健身房,“我只有把自己搞得很累,才能早点入睡”。

  3月4日凌晨2时,妻子加完班回到家中,发现吴育海躺在书房的地板上,任她怎么摇也没有反应。旁边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半未完成的裁判文书,末尾的光标在不断跳动……

  “办案一定要公平正义,时刻以人民为中心。”吴育海生前常爱讲这句话。为了让当事人在审限内尽早拿到裁判文书,加班加点研究法律条文、写判决书成了吴育海的家常便饭。吴育海把家里的书房选为加班的地点,面对妻子的关心,他常对妻子说:“我多加一会班,当事人就能早一点实现合法权益。”

  吴育海所在的龙华区法院,2018年收结案数列全省法院第一,共受理各类案件27864件,审结25523件,结案率为91.6%,审限内结案率为99.86%,法官人均办案442件。今年以来,龙华区法院收案数已突破15000件,年底预计超过30000件,法官办案压力与日俱增。

  2015年4月,吴育海调任新坡法庭庭长。新坡法庭是龙华区最偏远的一个派出法庭,由于条件有限,法庭没有独立的办公楼,一直借用新坡镇政府的办公室作为开庭和办公场所。法庭除了承办辖区的案件外,还承担院里的审判任务,龙华区法院因为办公场所紧张,仅能为法庭安排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作为办公地。初次来到新的临时办公室,爱开玩笑的吴育海边整理着桌子,边指着旁边的空调说:“只要有它,一切就OK。”

  在这种极其简陋的环境下,吴育海带领新坡法庭干警圆满完成了审判工作任务。

  在同事看来,吴育海业务素质高、办案能力强,一些复杂案子到他手上很快就解决了。“这与他在法院25年先后在刑庭、行政庭、执行局、民二庭、办公室、派出法庭等岗位上的工作经历分不开。”龙华区法院立案庭庭长王国娟表示。

  2018年,“基本解决执行难”进入决战决胜时刻,龙华区法院先后抽调新坡法庭1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支援执行攻坚,办案压力完全压到了庭里唯一的员额法官吴育海身上。

  由于没有助理,吴育海工作一把拿,不仅要教新来的书记员案件排期、归档,还得自己写裁判文书。吴育海除去履行日常的审判监督管理职责外,还圆满完成了办案任务。2016年共办理案件349件,办结338件,结案率达96.85%。2017年共办理案件356件,办结344件,结案率达96.63%。2018年共办理案件281件,办结266件,结案率达95.34%,历年办案量远超法官业绩考评对庭长的办案要求,且所办结案件无一超审限、无一缠访闹访,是一名认真负责的办案能手。

  热爱生活的邻家大哥

  在吴育海微信朋友圈的个性签名里,写着“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诗句,这是林则徐少年时为抒发凌云壮志所创作的作品,寓意学海无边苦作舟,只有勤奋学习,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工作以外的吴育海,酷爱读书,在他家中的书架里,摆满了文史哲类书籍和全套金庸武侠小说。身边朋友都知道吴育海是个“宅男”,一到周末休息时间准宅在家里看书。

  同事和朋友们喜欢和吴育海讨论天文地理、风土人情,《中国诗词大会》播出后,有人想用诗词考倒他,往往是上半句还没说完,他下半句已经接出来了。

  “海哥是我们院的‘百科全书’,我们有不知道的事和不认识的字,第一个就会想到他。”新坡法庭书记员周大虎说。

  吴育海对法律的信仰和渊博的学识也深深影响到了自己的儿子。“阿海从小就对小孩的教育比较重视,小孩上小学六年,阿海基本上天天接送,在车上就会跟孩子聊很多,让小孩从小就树立了明确的目标。”吴育海的妻子介绍说,如今,儿子以父亲为榜样,也学习了法律专业,现在是中国政法大学大二的学生。

  据新坡法庭法警杨坚亭回忆,离世前几天,吴育海带领全庭干警去法庭附近的红色教育基地接受教育,回来的途中,吴育海很开心,提议大家一起合张影。当晚吴育海将照片发布到了朋友圈,还作了一首词《蝶恋花》,表达出他对工作和生活的热爱。

  “新坡生涯居已久,远客前来,笑我法袍旧。新笋野芹宜佐酒,食虽无肉何曾瘦?南渡江边难渡口,一例风光,我与春同有。烟染疏林霞染袖,夕阳又坠丛山后。”

  杨坚亭告诉记者,吴育海说过,等孩子放暑假回来,就带着妻儿过来新坡镇看看,一起去缅怀先烈,“谁知道他就这么走了……”

  今年1月,吴育海利用休息日带领庭里干警聚会,晚上大家买了好些肉烧烤,吴育海撸起袖子,亲自上手为大家烤肉。

  “他虽然是我们领导,但对我们几个书记员和法警一点架子都没有。”同事眼里的吴育海,一直都像个大哥哥。

  “我也就是年纪大点,为年轻人带带路。”有人说吴育海的做派一点也不像领导,他则乐呵呵地这样解释。

  魂归乡土的忠诚赤子

  吴育海是海南省东方市新龙镇上通天村第一个大学生,父亲吴钟贤对当年儿子考上大学的情景历历在目。全村人都来家里道贺,“阿海是我们家的骄傲”。

  吴育海兄妹五人,作为家中的长子,他早早地就承担起了照顾父母和弟弟妹妹的职责。母亲符九鸾没有念过书,在年轻时因为不识字吃过亏之后,暗暗发誓要让孩子们都念大学。父母管教严厉,加上吴育海争气,他于1990年如愿考上海南大学法学院。

  在参加工作之后,吴育海省吃俭用,将工资都存起来,先后供弟弟妹妹四人完成大学学业。“长兄如父。”如今都已成家立业的弟弟妹妹们提起大哥,都止不住掉眼泪。

  “那会儿我和妹妹刚大学毕业,回到海口没有工作、没有住处,大哥就让我们住在他家。”吴育海的弟弟说,吴育海的房子有三间卧室,弟弟一间,妹妹一间,吴育海一家三口挤一间。“我成家前在大哥家寄宿了七年,大哥和嫂子从来没对我和妹妹发过脾气。”

  吴育海在外多年,村民们有人出岛办事耽误了时间或者生活上遇到困难,都会把吴育海家作为落脚点。每次老乡们来,吴育海都会或多或少给上些钱。上通天村邻村有位老乡打听到了吴育海的住处,也跑去找吴育海诉苦借钱,吴育海不认识他,但仍拿出200元钱送他回家。

  符九鸾说起儿子泪流满面:“阿海是个好孩子,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出事那天晚上8时30分左右,符九鸾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吴育海在电话里一直问母亲身体好不好,并再三叮咛她和父亲要保重身体。母亲反问他,却被他一句“你们好我就最好了”一笑带过。“阿海工作的事一句都没有跟我们提,出事了我才知道他工作那么辛苦,他太累了啊……”符九鸾又一次泣不成声。

  得知吴育海突然离世,吴育海的弟弟妹妹们纷纷赶回老家,村民们也都自发前往陪着吴育海的双亲。村子里几位老人几个晚上在吴家院子里坐着,也不说话,只是哭。

  据邻居回忆,吴育海嗓门大,声音洪亮,每次回家,还没进家门,先会高喊:“阿母,我回来了!”见到母亲,吴育海就会拉着老人的手,在老人的关节处轻轻捏,嘴里念叨着:“阿母,你一定要健康。”

  父亲将吴育海的遗像挂在屋里正中间,照片中吴育海正微笑着目视前方。每一个前来祭拜的人看着照片里的吴育海,吴育海也回应着每一个人。

  “法官当如吴育海!”仅与吴育海有过一面之缘的某案件代理人杨迪得知吴育海离世的消息后,向龙华区法院寄来悼文,文中如是说道。杨迪说,在庭审中吴育海给她留下的正气凛然又和蔼可亲的形象让她印象深刻。

  就像吴育海的大学同学兼同事林梅意所说,吴育海对事业的热忱、对法治的忠诚感染了所有的同学和同事。虽然吴育海离开了,但是他的这种把青春和热血全部奉献给法治事业的精神值得每一位法律人学习。
责任编辑:魏悦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