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都瑞金打响我党反腐第一枪!
他成为首只被打“老虎”
2021-05-16 20:52:38 | 来源:法治日报 | 作者:法治日报记者黄辉 周孝清
 

  1932年5月9日下午3时,一道清脆的枪声划过江西瑞金城西的田野和山冈,震撼了整个苏区。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后反腐败的第一枪。

  被执行枪决的,是瑞金县叶坪乡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他也成为我党在反腐败历史上被枪毙的第一个贪官。

  今年5月13日至15日,《法治日报》记者跟随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组织的 “回望红色司法路 寻根溯源再出发”采访团走进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院旧址,解密当年中央苏区反腐肃贪的“红色风暴”。

(图1、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院旧址)

  谢步升,在今天看来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然而80多年前,这个名字却名噪一时。

  家境贫穷的谢步升起初给地主打短工,1929年参加工农武装暴动,任暴动队队长,1930年入党,并当上了瑞金县叶坪乡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掌权后,很快就坠入贪腐堕落的深渊。

  1932年2月,中央苏区政府会议作出决定,对于政府工作人员中的贪污分子进行严办,号召群众检举揭发驱逐政府中的贪污分子。随后,在中央苏区的各级政府、各单位,各村、街道和路口,都专门设置了一种特制的木箱——控告箱。

  控告箱设立后不久,就收到了关于谢步升的举报信。信中说:“谢步升在1927年时,将南昌起义部队南下途中一名生病掉队的军医杀了,劫走其金戒指、毡毯等物;谢步升把打土豪所得皮袄和几斤上等毛线私自拿回家,分田时多占公田留给自己;他用自家不满半岁的小牛,换取苏维埃政府送往灾区的大水牛两头。他贪得无厌,弄到东西送给他的情妇……”

(图2、何叔衡办公室)

  鉴于案情重大,中央工农检察人民委员部部长、苏维埃临时最高法庭主席何叔衡决定成立专案组调查。没料到这一查,竟查出了一桩触目惊心的案外案:被害人谢深润与谢步升同村,也是曾经生意上的老搭档。苏区开展丈田划阶级成份时,谢步升利用手中权力,力排众议将富农谢深润定为贫农,谢深润为此既保住了田,还分得一些土地和生产工具。为报答谢步升,谢深润的妻子朱秀秀做点什么好吃的,总要请谢步升来家坐坐。一来二往,两人便有了奸情。一天午夜时分,谢步升与朱秀秀正相拥而睡,外出的谢深润突然回来,撞见了两人的奸情。谢步升害怕奸情泄露,反诬陷谢深润是隐藏的反党分子,并指使人将谢深润秘密杀害了。

  调查还发现,谢步升得势后嫌妻子杨氏碍事,竟暗中将她卖给大柏地一个老光棍做老婆,明里则告诉邻里乡亲,老婆回娘家后改嫁了。杨氏还向调查组反映:1930年谢步升任云集暴动队队长时,将打土豪所得的一包金银首饰拿回家藏起来,贪污食盐50多公斤;在“一苏大会”前夕,他利用村苏维埃主席的身份收集大米,用大斗收,再用小斗卖给“一苏大”筹备处,贪污1500多公斤大米;谢步升还利用职权,逼迫云集圩上大地主谢益金的续弦汪彩凤做自己的情妇……

(图3、严帆接受记者采访)

  “此案正是时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的邓小平亲自指示查处的。”瑞金市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央苏区法制史研究会研究员严帆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刚开始时,办案遇到了阻力,因为谢步升的入党介绍人在苏区中央局任职,他认为谢步升并无大错,是调查员故意发难。于是,苏区中央局领导没有调查就通知瑞金县裁判部释放谢步升。

  邓小平知道后十分气愤,拍着桌子说:“像谢步升这样的贪污腐化分子不处理,我这个县委书记怎么向人民群众交代?”他决定亲自去中央局反映谢步升的犯罪事实,同时,要调查员去向毛泽东汇报情况。

  毛泽东当场表态:“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

  1932年5月5日,苏维埃临时最高法庭对谢步升案进行了公审判决。5月9日下午,伴随着瑞金城西东坑村山岗上枪声响起,谢步升被执行枪决。

  “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后反腐败的第一声枪响!”严帆认为,最高法院依法惩办党政机关腐败分子,显示了苏维埃法律的尊严与效力,体现了国家专政机关的极大权威性和苏维埃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性。

责任编辑:任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