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就密密网 化解千千难
——北京法院执行联动“织网”工作纪实
2018-02-13 08:49:55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郭京霞 赵岩
图为借助与铁路系统的执行联动机制,北京法院执行法官准确掌握“老赖”的出行信息,将其抓获。赵岩 摄
  日前,记者在北京几家法院采访时发现,一场“织网”行动在各方的协调配合下,正逐渐发挥出不一样的效果和威力。

  三地联手 布天罗地网

  2017年6月8日,居住在天津市蓟州区的被执行人付某怎么也没有想到,远在北京的执行法官会“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家中。尽管付某的妻子情绪激烈,百般阻挠,但两地经验丰富的执行法官配合默契,各个击破,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做通了双方的工作,夫妇俩意识到拒不履行判决义务的严重性,当即履行了义务。

  负责指挥这次行动的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张久新告诉记者,这是一场由平谷区法院牵头,联手天津蓟州区法院、河北省兴隆县人民法院及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次大规模联合执行行动。

  “早在2015年9月,我们就与天津蓟县、河北三河、河北兴隆法院共同签订了《平蓟三兴四地法院执行联动协作实施细则》”,张久新说,当天的执行行动兵分两路,一路直奔天津、河北寻找跨省市“老赖”,另一路则留在平谷,支援蓟州区法院、兴隆县法院的法官们来京执行。“我们历时13个小时,分别到达三省(市)五地现场,行车路线400公里,共执行了8起案件,当场执结或达成执行和解3起,扣押车辆1辆,执行联动协作再一次凸显强大威力。”

  “建立三地法院信息共享、高度联动的协作执行机制,是落实京津冀一体化的具体举措,也是克服地方保护主义,解决被执行人信息分散、跨区域执行困难,提高执行效率的有效手段。”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杨越拿出一张签约照片向记者介绍道。

  2015年3月,京津冀三地高级法院院长在京签订了京津冀法院执行联动协作协议,拉开三地执行协作序幕。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工作目标后,京津冀三地法院进一步扩大执行协作效果,将山西、吉林两地法院吸收进入京津冀执行协作体系。2016年7月,在京津冀晋吉五地法院执行联动协作会议上,京津冀三地高院讨论修订《执行事项委托及异地执行协作操作细则》,京津冀晋吉五省(市)高院研究签署《关于首先查封法院与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处分查封财产的协作意见》,进一步明确工作职能、拓展协作地域。

  “根据我们的统计,2015年以来,京津冀三地法院相互协助办理执行案件(或事项)1300余件,执行协作工作像一张网一样越拉越大,并且真正惠及了三地执行干警和人民群众。”杨越说。

  公安协作 逼“老赖”现形

  “你坐错位置了,这是我的位置。”

  “是吗?让我看看你的票……你是蔡某?”

  “是的。”

  “我是海淀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正在执行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的案件,请你到法院协助调查。”

  2017年7月15日,在北京南站G19次高铁上,消失已久的蔡某被执行法官堵个正着。从外出旅游的兴奋,到座位被占的不满,再到得知实情时的惊慌,东躲西藏了四年的他再也无处可逃。

  向执行法官“通风报信”的,不是申请执行人,而是公安机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马民鹏向记者介绍,为了解决被执行人下落查找难的问题,海淀法院积极与辖区公安机关制定了协助查找被执行人的工作意见,与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北京边检总站建立了“绿色通道”,与铁路系统建立执行联动机制,通过被执行人的出入境或出行信息查找下落,及时出击让其到案。

  “漏网之鱼越来越少!”马民鹏笑着说。

  借助公安机关在人口信息查询上的专业优势,北京法院让“找人难”不再“难”。

  北京高院执行三庭、执行指挥中心办公室负责人段鹏表示,北京高院将与市公安局会签文件,进一步加强在联动查控被执行人、打击拒执犯罪等方面的合作。此前,大兴、顺义、海淀等基层法院已先期开展合作试点,大兴区人民法院在一个月时间内对8名被执行人采取拘留措施,执行到位金额达262万元。顺义区人民法院通过公安临控系统在一个月内成功查找并拘留长期下落不明的“老赖”13人次,促成24起案件顺利执结,涉及金额500万余元。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法院2017年通过公安机关成功查找到被执行人下落450余起,有力推动了执行案件进展。

  多方配合 解跨域难题

  2017年6月6日,一个求助电话打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来电人是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来,威海中院在执行一起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某酒店房产过程中,因该房产占有人拒不配合,造成评估工作陷入困境,故请求北京二中院予以协助和支援。

  待执行房产地处东城区国子监,毗邻政务区、使馆区;涉案公司股东存在重大利益纠纷,矛盾突出;涉案房屋由保安看守,并有部分物业、施工人员,对抗性较强;6月又正值高考期间…北京二中院执行法官经了解发现,他们碰上了难啃的“硬骨头”。

  “没有困难人家威海中院还找我们干什么?”北京二中院副院长董建中觉得,这正是一次执行联动的绝佳练兵机会。为此,他马上协调涉案房产所在地东城区人民法院增派警力,协助进行清场稳控工作,另一方面带领干警研究制定工作预案,确定清场原则,坚持不鸣笛、不扰民。

  6月8日上午,两院干警抵达现场后迅速控制涉案房产中、东、西门,全面封锁现场。在法院的强大威慑力下,百般阻挠的保安半小时后陆续离开。北京二中院应急处置执行团队则协助威海中院执行法官继续劝导被执行人遵守生效裁判,依法维权,并根据各方诉求,积极协调,提出解决方案。下午17时,被执行人表示尊重法院的执行工作,积极配合法院做好后续评估,清场工作得以圆满完成。

  随着跨区域的执行活动日益增加,北京法院与全国法院之间的执行联动日益紧密,相关机制也日趋完善。依托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管理系统,2017年北京法院全年转办、督办与外地法院的委托事项8336件,其中对外委托5554件、受托2782件。跨区域执行协作机制的完善,密切了异地法院之间的横向联系,大大缓解了异地执行不便和跨区域执行不力的问题,降低了案件执行的成本,提升了异地执行的效果和效率。

  北京高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吉罗洪表示,近年来,北京法院执行联动机制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在查人找物的效率上明显提升,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力度有效加强,区域执行协作的内容进一步丰富。

  “全市法院拓展思路,创新举措,积极探索,推动构建‘多部门配合参与、跨区域联动执行、异地事项畅通协作’的‘大联动’机制,更加及时有效地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增强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为北京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重要助力。”吉罗洪说。
责任编辑:王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