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院一品牌 锻造关爱未成年人“全链条”
2021-05-11 09:56:38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朱旻 艾家静
 

苏州法院少年司法社会支持体系“一院一品牌”创建项目评审会现场

  3月25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全市法院少年司法社会支持体系“一院一品牌”创建项目评审会。全市10家基层法院以品牌介绍、案例推介、视频展示等形式登台亮相,集中展现“一院一品牌”创建成果,接受社会各界、专家学者的打分和现场点评。

  评审会上,苏州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徐清宇介绍了2020年3月以来在“一院一品牌”创建工作推动下,全市法院在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校园维权、社会实践等方面的探索,呼吁凝聚更多社会力量,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有效预防、矫治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健全“社会一条龙”工作机制,促进司法保护与行政、社会保护的紧密衔接,形成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的“全链条”社会支持体系。

  帮扶折翼雏鹰用真爱的春风唤醒希望的种子

  来自贵州的小玲因年少无知成为未成年妈妈,又因过早步入社会,受人教唆后误入歧途,成为一名未成年被告人。

  为了让小玲迷途知返,从案件审理开始,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少年与家事审判庭庭长狄蕾就启动了“爱心妈妈团”帮扶程序,不仅多次与小玲谈心,还与同为吴中区法院“爱心妈妈团”成员的吴中区妇联副主席张蕾一起多次探望小玲的孩子。

  小玲的心门渐渐打开,爱心妈妈们帮扶的脚步却并未就此停止,她们商议决定在成员刘彩霞的企业建立爱心帮扶基地,为像小玲一样的外地未成年失足少年提供工作岗位,配备生活指导老师。经过矫正改造,如今的小玲已走出自暴自弃,变成了一个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姑娘。

  吴中区法院副院长张永平介绍,2009年5月,该院与区妇联共同成立“爱心妈妈团”,妈妈团成员由社会各界妇女组成,在涉少案件中担任社会观护员、爱心帮扶员、家事调查员和心理辅导员。

  “2020年3月,全市法院‘一院一品牌’创建活动启动,‘爱心妈妈团’也护航再出发,广泛吸纳了来自吴中区各行业的33名女性成为新成员。自2009年成立以来,‘爱心妈妈团’共开展未成年失足青少年家庭情况调查数十次,帮教60余人,面向5000余人开展法治宣讲,走出了一条联动社会力量帮扶未成年人的道路。”张永平说。

  帮扶,不仅局限于未成年失足少年。3月25日评审会上,参会人员被常熟市人民法院10年坚持不懈,帮扶在押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事迹感动着。

  2020年9月4日,小娟从南通监狱刑满释放。常熟法院法官钱敏焰特地到南通监狱迎接小娟出狱。

  2011年,年仅17岁的小娟当街刺死了同居男友小辉,留下了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果果。2012年2月,钱敏焰当庭落下法槌,判决小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小娟锒铛入狱,失去父母的果果如何生活?一直牵挂此事的钱敏焰决定去一趟小娟远在重庆大山里的家,最终看到家里的耄耋老人根本无力照看果果,这样的状况让她震惊和忧心。

  自此,钱敏焰所在的常熟法院少年庭开始了对这对母女长达10年的关爱帮扶,法官们每月写信每年看望,定期给小娟寄送女儿的成长照片,还多方奔走,帮助一家人搬到了当地镇上,让果果拥有了温暖稳定且有助于其今后接受义务教育的生活。

  用关爱搭起高墙内外的心桥,2015年,常熟法院正式将该项关爱活动命名为“彩虹桥”,并作为一项长期工作开展着。法院邀请常熟市团委、关工委、妇联、教育局、民政局等单位共同谋划工作的再部署再推进。目前,该项目已为多名在押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提供帮扶,使在押服刑人员安心积极接受改造,并早日回归社会。

  “10年时间久久为功,帮扶好未成年少年,打造出自己的品牌,这样的事例在苏州市两级法院并不鲜见,体现了法院用心司法的温度。”苏州中院负责少年家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王燕仓介绍,围绕少年司法社会支持体系建设,苏州市两级法院建立了“1+10”主品牌加子品牌工作架构。市中院“向阳花开法润万家”为其中的“1”个主品牌,10个基层法院突出各自举措和亮点,分项目进行整体策划。

  “正如吴中、常熟等法院,法院的工作实绩和历史积累,以及所依托的支持体系、内外资源等,往往是品牌的定位和亮点所在。”王燕仓说。

  榜样的力量激活一池春水。记者在采访中获悉,2021年,苏州中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称号,2009年至今,全市有8家基层法院少年庭获“全国青少年维权岗”“全国优秀青少年维权岗”等国家级荣誉奖项,全市基层法院获“全省少年审判先进集体”“全省巾帼文明岗”等19个省级荣誉奖项。

  关爱困难家庭阻挡疾驰的烈马奔下悬崖

  “翻开涉少刑事案件,常常发现无论是未成年被告人还是未成年被害人,他们大多成长于苦难的家庭,脱离监护,四处飘零。有的不知道生父是谁,有的出生就没有见过母亲。几乎每一个残缺的家庭背后都有一个可怜的孩子。”

  评审会上,苏州中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庭长姜彦的发言让记者印象深刻。她谈到,原生家庭对孩子关爱和教育的缺失多是未成年犯罪的根源性问题。2016年开始,苏州市两级法院开始探索“大少审”工作机制,绝大部分法院将普通家事案件归口少年庭审理,通过未成年人审判与家事审判的融合发展,更好地落实了适合未成年人的社会调查、社会观护、家庭教育、回访帮教等制度,加大了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力度。

  2019年,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创立“法爱护航”家长学校,并与张家港家庭教育服务中心签订了《涉诉未成年人监护人接受家庭教育指导操作办法》,通过该机构对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进行专业化家庭教育指导,至今已有50余人次的家长接受了指导。

  2020年10月,张家港法院受理了一起被告人系未成年人且被害人还系幼女的强奸案件,张家港法院委托服务中心两名专业心理老师对被告人及被害人家长分别进行教育指导。2020年12月底,张家港法院又受理了数起未成年人涉寻衅滋事案件,案件审理中,法官们发现了家庭教育缺失这一问题,于是在今年3月对上述案件中的11名未成年被告人的家长举办了一场家庭教育集中指导。

  “法官指导我们说,面对逆反的青春期孩子,父母关爱的语言,慈爱的动作,甚至是一个关怀的眼神,都会让这匹烈马停止奔下悬崖,我很后悔以前孩子犯错了我只知道打,把他越打越远!”未成年被告人小孟的父亲和记者谈到集中指导带来的内心冲击,他深深自责于以前简单粗暴的棍棒教育。

  家长、学校的影响力也带动社会各部门对未成年人教育及犯罪预防进行齐抓共管。张家港妇工委协同相关部门对家庭困难儿童建立个案预防机制,推动旅馆业建立未登记异常入住人员预警机制,对于宾馆接纳未成年人住宿而未履行报告义务的,一律严肃处罚。

  家庭是温暖的港湾,在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里,未成年青少年每天面对的就是惊涛骇浪。

  宋某和卢女士离婚后,将婚姻的失败、内心的苦闷全都化作对女儿小瑞学习的期待,小瑞学习稍有懈怠就会遭到一顿毒打,长期的打骂让还是小学生的小瑞性格孤僻、敏感脆弱,精神状态受到严重影响。孩子母亲非常痛心,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经过审理,认定宋某对小瑞长期实施家庭暴力,依照卢女士的申请,签发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并和公安、村委会等部门一起监督宋某执行。

  针对未成年青少年家暴案件持续增多,2020年,姑苏区人民法院将少年司法品牌定位于“反家暴天平港湾”,并确定由金阊人民法庭负责品牌建设和推进工作。11月底,姑苏区法院出台《关于深化“反家暴天平港湾”品牌建设实施意见》,进一步规范涉家暴案件处理流程,为家暴受害者提供更全面的法律服务。

  联动多元社会力量一网情深守护“少年的你”

  相城区人民法院探视中心,小蔡、小陈和12岁的聪聪,曾经的一家三口终于又同处在一个屋檐下。

  一年前小蔡与小陈离婚后,儿子聪聪判给了小蔡。小陈多次想探视儿子都受到小蔡及其父母的阻拦,无奈之下,小陈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帮助其实现探望权。

  “去小蔡家调查了解到,小陈离婚后没能及时支付抚养费,再加上几次言语冲撞,这让小蔡家极其不满,故而对探望进行阻挠。我把调查到的情况和一些细节填写了书面反馈表给法官,后来又去了男方家里做工作,敦促他及时支付抚养费。看到孩子享受到父母都在身边的快乐,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相城区法院对接的网格员、原阳澄湖街道工作人员沈惠琴谈道。

  2016年,为积极响应相城区委部署的“三官一律”进网格工作,相城区法院全院71名员额法官及法官助理全部下沉到598个基层综合网格。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想到将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与网格化管理相结合,打造出具有法院特色的未成年人网格化司法扶助体系。”相城区法院副院长吴宏介绍,网格员多由妇联、共青团、社区等基层群众组织推荐,具有基层工作经验和法律服务经验。他们人地两熟,能快速摸排未成年人侵害、被侵害线索,使相关案件及时进入监督视野并得以有效化解。

  3月26日下午,记者走访相城区黄埭镇冯梦龙村,黄埭人民法庭副庭长舒馨谈到在法院网格员、原黄埭镇长康社区书记徐仁芳,冯梦龙村组织委员唐晓晓共同协助调查后,法院刚刚签发了一起未成年人人身安全保护令,“法庭和冯梦龙村签订了无讼村(社区)共建协议,打造少诉、止讼乃至无讼的和谐基层环境,网格员的力量不可或缺。”舒馨说。

  “网格”也包括网格化信息共享平台。相城区法院办公室主任金海龙介绍,法院排查了近3至5年内出具过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员名单,施暴者信息、家暴照片、人身保护令裁定书等情况已传入相城区法院建立的网格化信息共享平台,相应的社区网格员看到信息后,会有效监管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与执行。

  充分依托基层网格员、家事调查员、家事调解员、心理辅导员等多元社会力量,苏州园区、太仓、虎丘、吴江、昆山法院纷纷创建校园维权工作站、家事调查中心、婚姻家事巡回审判驿站,以润物细无声的法治力量修复着一个个家庭,守护“少年的你”。

  据数据统计,2020年,苏州市两级法院涉少刑事案件收案数总体呈下降趋势,未成年被告人缓刑适用率稳步上升。涉少民事及家事案件一审调解撤诉率达70%,二审同比上升10.28个百分点,达到20.54%。全市法院少年家事审判条线多起案件入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妇联发布的典型案例。


责任编辑:罗一坤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