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诉讼期间抢走儿子藏匿
南通一女子因不当行为丧失抚养权
2018-02-03 11:23:28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严永宏 古林
  在离婚诉讼期间,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女方担心争取抚养权会对自己不利,遂将儿子抢走后藏匿。近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家事法庭对这起离婚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准许原告赵楚与被告乔娜协议离婚,两人的婚生子小晨随原告共同生活。

  2011年,赵楚和乔娜结婚。次年,在生下儿子小晨后不久,两人开始不断地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2015年,在小晨即将上幼儿园之际,为了择校的相关事宜,两人又一次产生了争执,并很快升级成了两个家庭的矛盾。于是,夫妻俩选择了分居。几个月后,乔娜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2015年8月的一天,赵楚带着小晨到一家商场买玩具。刚从商场出来,一辆轿车突然停在他们面前。乔娜带着几个社会青年从车上走下来,一把就将赵楚按倒在地,乔娜把小晨抱上车。

  此后,赵楚再也没有见到儿子。原以为在开庭时能向乔娜询问孩子的下落,但该起离婚诉讼却因为被告乔娜无理由拒不到庭而被裁定按其自动撤诉处理。

  为了能找到孩子,半年后,赵楚向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家事法庭起诉离婚。然而这一次乔娜仅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代理人也拒绝告知乔娜及孩子的下落,2016年4月,法院判决不准离婚。

  为了能找到孩子,赵楚一家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在全国不断寻找小晨和乔娜的踪迹,不敢放过一丝丝线索,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孩子和他的母亲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即使找到女方的亲属,不管如何软磨硬泡,他们都坚决不肯透露二人的下落。

  一年后,忍无可忍的赵楚再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终结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并要求婚生子小晨随他一起共同生活。

  开庭时,乔娜同之前一样拒不到庭,也未提供小晨的具体下落,只是通过诉讼代理人告诉他们,小晨已经上幼儿园了,如果抚养权归她,她愿意离婚。

  经过法院调解,赵楚、乔娜二人就解除婚姻关系、共同财产分割和共同债务清偿达成了协议,两人的婚姻关系就此结束。

  法庭上,乔娜的诉讼代理人表示,乔娜患有先天子宫纵膈症,不易有孕,且存在生育危险,所以一定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所以为了小晨的抚养权归属,这场官司仍要继续。

  孩子由谁抚养更加合适?对此,崇川法院家事法庭经审理认为,人民法院判决抚养权归属时,应坚持不当行为予以抑止原则,任何父母一方将未成年子女作为控制的私人工具,利用子女给对方设置障碍,不让对方探望子女,应认定为不当行使监护权。根据目前法庭查明的情况,原告及其家庭具有较优越的经济条件,原告有固定的住所,原告父母愿意帮助原告一同照顾孩子,而被告目前的住房及收入情况不明,法庭无法确定其是否具备足够的抚养能力,原告的抚养能力优于被告,因此确定孩子由原告抚养。至于被告主张其患有先天子宫纵膈症,被告生育孩子的事实即说明其未丧失生育能力,并不具有优先直接抚养的条件,对被告的该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崇川法院家事法庭遂作出上述一审判决。(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连线法官■

  女方的行为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该案承办法官于劲松介绍说,法律赋予了父母在离婚时争取抚养子女的权利,但前提要从有利于孩子的角度出发,通过合法的手段实现。人民法院在处理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的离婚案件时,应坚持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另外,人民法院在判决抚养权归属时,应当对当事人的不当行为予以抑止,倡导建立互助、和睦、文明的家庭关系。

  本案中,被告在离婚诉讼过程中,强行将孩子抢走后藏匿,至今已达两年之久,人为阻断了原告父子之间的血肉亲情,这种过激的行为,容易导致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父亲的关爱,造成人格缺陷,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同时,被告始终拒绝告知孩子的下落,为了躲避原告及其家人的寻找,始终让孩子处于不稳定的环境之中,也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故判孩子的抚养权归男方。

  于劲松说,父母离婚后,基于亲缘关系的完整家庭解体,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子女情感缺失的精神伤害,故父母不应将双方的矛盾公开化,为满足自己的人格利益而损害子女的情感利益,从而造成对子女的二次伤害。孩子不是任何一方的私有财富,无论抚养权的归属是谁,父母永远是父母,应当以最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方式尽到应尽的责任。希望其他离异家庭未成年子女的父母从本案中吸取教训,妥善处理好因抚养孩子产生的纠纷。
责任编辑:王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