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粤琼铁路警方“雷霆”出击
2004-01-09 16:22:14 | 来源:中国法院网 | 作者:朱红梅
  春运刚到潮急涌。

  元月7日,铁路春运第一天,仅广州火车站旅客发送量就达到了9万人。严重的供需矛盾,使车票一夜间成了最紧俏的商品,一些不法分子借此大肆制假贩假,倒卖车票,牟取暴利。为了维护广大旅客的利益,广州铁路公安局提前开战,从12月20日起,在全局管内开展了以打击“流窜、货盗、拆盗、制贩假票、倒卖车票”等违法犯罪为重点,代号为“雷霆行动”的专项行动。此次行动,在借鉴往年有效经验的基础上,坚持打防结合,继续采用了高科技手段和先进的技术设备,实行跨区域、跨管辖、跳跃式、交叉式打击。与此同时,一改往年“先广东、后湖南”的方式和“湘军入粤、粤军入湘”的战略,而在湘、粤、琼三省铁警中抽调260余名精兵强将,三军混合编组,同时在广东、湖南两地发起“雷霆”攻势。更引人注目的是,此次行动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红色娘子军”,因个个身手矫健、反应机敏、角色多变,而被媒体称为“百变湘军”,被票贩子谓之“靓女杀手”。

  截至1月8日,“雷霆行动” 共查获倒卖车票、制贩假票392起、464人,摧毁团伙7个,缴获车票5500余张、面值76万余元,缴获假车票6500余张、面值77万余元,端掉窝点156个、涉案人员198名,没收非法所得13万余元,刑事拘留7人,治安拘留67人。

  民警现场教你识假票

  为有效减少旅客上当受骗,广州、深圳等地警方在春运前两天开展了“春运民警教你辨假票”活动。在现场,民警除向过往旅客发放车票基本知识宣传单15000余份外,还当众向旅客演示了假票的种类以及制假工序、识别假票的基本方法和要点,许多旅客很快掌握了识别方法,并当场指出了假票样本上的疑点和问题。

  目前,假火车票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整版假票”。这种假火车票通常是通过高清晰度彩色打印机批量印制,仿真度极高。识别方法:一是真票纸质较好、手感平顺、光滑,而假票纸质厚薄不一,手感粗糙。二是真票票面油墨在充足光线的照射下有柔和的光泽,且能看到防伪水印。而假票票面“中国铁路”标志以及背面的水印较为模糊,用手轻揉票面文字及数字时,油墨即会沾在手上。三是假票的条形码与票面上的编号不符,往往几张假票票面中的条形码数字完全一样。

  另一种是“挖补假票”。这种假火车票往往利用刀片、胶水等工具,在车票日期、起始站名、票价、座别上做手脚,短途票改长途票,失效票改有效票,低价改成高价,硬座改卧铺。识别方法:一是将车票对折,如果有裂缝即为假票;二是用放大镜细看一下票面,如发现字迹不一致或有涂改痕迹即为假票。三是对着强光看,如果发现票面上颜色深浅不一,被挖补过的地方略有发白即为假票。

  “雷霆队”来了“红色娘子军”

  此次“雷霆行动”,广州铁路公安局首次从长沙、怀化等地抽调了十数名女警参与作战。她们的出现,成了雷霆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们有着不同的年龄层次,来自不同的工作岗位。有的曾长年在派出所一线工作,有的还是刚刚走出警校的亮丽少女,有的是财务精英,还有享誉三湘的“神枪手”。在打击“炒票行动”中,她们不时变换身份,有时看上去是结伴而来的青春大学生,有时又装扮成急欲返家的打工妹,有时是衣着光鲜的白领丽人,有时又与男队员手挽手让人误以为是情侣,令票贩子防不胜防,屡屡“上当”。

  来自长沙铁路公安处的李大姐是广州站打炒队的组员。1月7日,她奉命到一炒票点“踩点”。面对老谋深算,曾多次倒票的老板杨某,李大姐乔装旅客,不动声色,以要3张北京票为由,与老板就订金的多少,交票的时间、地点,手续费的多少,几经交涉,最后以每张票80元手续费成交。当晚,打炒队一举端掉了这窝点,收缴车票31张。事后,票贩子被传唤、讯问、处罚。而李姐也被当作“旅客”问话做笔录。直得最后,票贩子被送进治安拘留所,还不知道这个买票的旅客就是“雷霆队”里的“红色娘子军”!经过实战演练,她们的打炒技艺日益精进,连组长也夸她们说:“你们装得实在太象旅客了!”

  警民联手痛击“黄牛党”

  在“雷霆行动”中,广州铁路公安局启动了“打炒110”机制,在新闻媒体、火车站、市内售票网点等各处公布了举报电话,对积极举报“倒卖假票、制贩假票”经查证属实的旅客群众予以奖励,并严格做好保密工作,确保举报人权益。举报电话公布以来,共接到举报线索49条,打掉窝点8个,抓获票贩子62人,从而有力推动了打击行动向纵深发展。

  1月2日晚,根据群众举报,深圳铁路公安处打炒队经过近两个月的艰苦侦察,一举捣毁了一盘踞在广州火车东站的制贩假票窝点,并在广州市白云棠下村广花路天乐广场,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蒋某,当场从其身上搜出广州东至北京、沈阳北等价值2万余元的挖补车票75张。相继,民警乘胜追击,在其住处收缴价值20余万元的600余张半成品假票及刀片、糨糊等一批制假工具,并抓获同伙刘某等3人,从而响亮地炸响了“雷霆”行动第一波。

  1月3日9时许,深圳举报热线电话接到群众李某举报,深圳市文锦北路某酒店车票代售点以每张高出票面价值50元的价格倒卖车票。打炒队迅速出动,赶赴该酒店,当场抓获辽宁埠新市男子赵某,当场从其身上收缴深圳至全国各地车票85张,价值3万余元。

  票贩子的票从哪里来?

  每年春运,铁路警方都将打击制贩假票、倒卖车票作为重中之重。然而,票贩子打不胜打,屡打不绝。他们的票到底从哪里来?通过对票贩子的审查情况分析,车票来源主要是:

  渠道之一:排队从窗口购买或从其他票贩子手中购得,再加价卖出

  1月7日11时,打炒队便衣民警在火车站广场,将正在向旅客兜售车票的罗小兵抓获,当场从其身上搜了出广州至怀化、衡阳等地的火车票10张。据罗交待,其车票一部分系自己排队购得,另一部分从其他票贩子手中以高出票价20元购得。

  渠道之二:违规骗购车票

  1月2日,铁路票务部门在对申购火车票的单据进行重新核查时发现,经劳动部门审核后向铁路申购团体票的中山市三家企业申请单据上,在购票数字有篡改痕迹,遂向打炒分队报案。1月5日,队员在中山市一铁路售票点将获嫌疑人彭某等三人抓获。经审查,三人供述,他们利用他人工厂的营业执照向劳动部门申请购票,并在劳动部门同意的票数上私自进行篡改,再向铁路订票部门申请订票,并承认多购车票均准备用于高价倒卖。

  渠道之三:非法代售

  1月7日晚,打炒队员在路过广州市兰州路沥?电管站附近一重庆酸菜鱼馆时,发现店门口挂出了有车票出售的纸牌后,当场从其抽屉里搜出广州至信阳、岳阳等地的车票13张。据该店老板罗军交待,因其对出售火车票必须经铁路部门批准这一规定一无所知,故于2003年5月份开始,与一票务公司私自达成代售协议后,再加30-50元卖出,累计获利2000余元。

供稿人:广州铁路公安局宣教处
责任编辑:薛勇秀